广东信息港

当前位置:

家园梦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来源:广东信息港

导读

一  “强烈要求日本人撤出安城。”  “我们不欢迎不请自来的客人。”  “我们不欢迎他们。”  ……  一声高过一声的请求,在一群稚嫩热血的

一  “强烈要求日本人撤出安城。”  “我们不欢迎不请自来的客人。”  “我们不欢迎他们。”  ……  一声高过一声的请求,在一群稚嫩热血的年轻人中响起。  请求声得不到政府任何人出来回应,只有警卫面对着他们。  当这群年轻人发出的声音得不到任何的回应时,人群中就有情绪激动的学生,声间嘶哑的高喊着。并肢体激烈的挥舞着,一时间,十几个情绪已开始失控的学生,冲向警卫,本来一场平和的请求,慢慢的变成了一场流血的悲剧。马凌东开始还兴奋的跟着呐喊,当情绪失控的学生冲向警卫,发生了肢体冲突,他就开始在心里害怕起来。  一时间,混乱的人群中,不断有人受伤流血。马凌东像是迷失方向的小马驹在里面乱窜。看着倒在血泊中的同学,不知所措地哭了起来。  警笛声急速响起,更多的警卫人员从各处赶来。场面更加混乱,马凌东开始从混乱的人群中撤退,一时间,他不知道自己要做什么,只管向前跑,越远越好。直到他跑了一段时间,听不到其他同学的嘶喊声,才在一处的墙角下抱着头坐下来,低声哭泣着。他的白色衬衣上沾了其他同学的血,手里也有,他看到自己身上的血迹,更害怕地在墙角里,身体颤抖着,哭泣着。他想继续逃走,眼前总是挥不去受伤流血的同学的惨状。  马凌东独自一人回到学校,躲过门卫和其他的同学,悄悄地跑回自己的寝室。脱掉沾了血的衬衣,跑到浴室,打开水龙头。冰冷的水直涮涮的冲击着整个人,头脑慢慢清醒,情绪也慢慢平静下来。他回想起一幕幕几个小时前的场景,他不明白,为什么会有这样的结果。  学校在事情发生后的两个小时,才接到政府的通知去领人。学校领导震怒,坚决要处理事件中的始作乱者。有几个被学校开除,在参与事件的名单中,马凌东受到学校的一次警告处分。    二  几天后,马凌东整个人变得沉默寡言。一天中午,他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的看着窗外出神。  同寝室的刘超走了进来,看到他,关心地问:“凌东,不舒服吗?”  马凌东还没有回过神,刘超放下手中的书,在他床边坐了下来。  “还在想着那次游行的事?”  马凌东翻了下身,侧着身体,两眼急切地看着刘超,问:“你说,学校为什么要那样处理事情?”  刘超惘然,不知马凌东所指的是哪一方面。  “学校不应该开除那几个人。”马凌东觉得学校为此事不应该开除那几个学生,语气痛心地惋惜。  “学校领导这样去处理,应该有他的道理。”  “有什么道理?我们只不过说出我们的想法,这有错吗?”马凌东语气愤愤地说。  “或许我们没有错,但学校这样安排,我们也无可奈何。”刘超看着马凌东一下子情绪激动,一时也说不上对于这一件事的处理结果,是对还是错。  “这是在掩耳盗铃,自己欺骗自己。”  “那你想怎么样,要和他们讲道理?”刘超问。  “我也不知道,总之,心里很迷惘。”马凌东说完,翻过身背对着刘超。  刘超看着背对着他的马凌东,语气深长地说:“凌东,那件事已经过去了,你就别想那么多了。或许经过这样一件事,我们知道,单纯去给一些糊涂的人讲道理,是行不通的。”  马凌东又翻过身,说:“这道理不用讲,用眼也可以看到。你看一下近安城的情况。日本人的嚣张,残暴。多少人屏声吞气的活着,我们虽然在学校里,一墙之隔,看不到太多的惨状,但我们能呼吸到空气中的血腥味,听到凄惨的叫喊声,难道这一些学校的领导都看不到,听不见?”马凌东越说越激动,话没说完,转身一拳头打在墙上。  刘超慌张起来,安抚情绪激动的马凌东说:“凌东,别那般激动,事情的黑白,一时也说不清。学校处理事情的方式,其中的原因,或许涉及到某些当官者的利益,我们徒手去做再多努力,有可能也是白白的浪费牺牲。”刘超说完,对于自己也没有能力去改变事实而感到懊恼。  “利益,难道就为个别人的利益,请了外人来给我们做主。让他们任意地奴隶我们,屠杀我们?”马凌东嘲笑一般地说。  “凌东,我们在这里说再多,再冲动,也没有多大的用处。几千年以来,我们的民族已经到了只会忍气吞声,火不烧到自家都不去想去救火的心理状态。我们需要知识,有了知识,才有力量,才能把沉睡的民族唤醒,才能有我们的将来。”  “将来,家都被人占了,我们还有什么将来。”马凌东两眼愤怒,两拳紧紧的握着,刚才往墙上打的拳头上,指关节处有了淤血印。  刘超对于马凌东的谈话,他自己所说的道理,也不完全相信。也许,他在自我安慰,像马凌东所说的掩耳盗铃。  马凌东情绪平复后,刘超给他从饭堂里弄来了几个馒头。两人慢慢的吃着,不说话。一直到傍晚,外面有人找马凌东。    三  马凌东走出寝室门口,往楼下看,楼下的一位同班女同学对他挥手,她叫蒋梦婕。  马凌东跑下楼去,来到她身边,高兴地说:“找我有事?”  蒋梦婕神秘地对他笑了笑,不一会,从放在身后的手里拿出两张电影票,说:“请你看电影。”  马凌东看着那两张电影票,兴奋地说:“你从哪里弄来的?”  “我爸爸给的。你去不?”  “这——这多不好意思。”马凌东腼腆的看着蒋梦婕,对于她热情的邀请,不好拒绝。  “这有什么嘛!就是一场电影,拿着。”蒋梦婕说完,把手中一张票塞到马凌东的手里。  马凌东拿着电影票,笑着说:“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蒋梦婕嫣然一笑,说:“你从命。”  马凌东对于蒋梦婕,心里有一种熟悉的感觉,但这种感觉自己也说不上是怎么来的。当他眼看到她的时候,怦然心动。年轻的心,次为一个陌生的异性激烈的跳动。当他们从陌生到熟悉,马凌东好像自己做了一个梦。这个梦,到现在仍然属于沉睡当中,他希望这个梦永远不会醒来。偌大的校园,两个不同地方,却有相同心灵的人走在一起,对于这对年轻人,彼此来说,是一种缘分的使合。  蒋梦婕看着身边一起走着的马凌东,一脸按捺不住的兴奋表情,打趣道:“就一张电影票,用不着这般激动吧!”  马凌东脸上挂不住的笑容,此时蒋梦婕看来,觉得很好奇。  “这张电影票其实很普通,但经过你手给我,就不普通了。”马凌东得意地说,一双因为笑而带点顽皮的眼情,紧紧地看着蒋梦婕。  “油嘴滑舌。”蒋梦婕被马凌东看得不自在,脸上开始发烫,嗔怒地继续说:“你再这样,我就收回它。”说完,作势要去抢马凌东手里的电影票。  马凌东躲闪着,故意挑逗一般,笑着说:“你不能这样出而反尔。送给我的东西,不能拿回去。”说着,小跑着要躲开蒋梦婕追打。  蒋梦婕在他后面假装生气,说:“下次我不给你了。”  马凌东停了下来,跑到她的身边,说:“生气了。”  蒋梦婕突然用力地掐了马凌东的手臂,马凌东在没有防备之下受到这样的攻击,一股钻心痛,使得他大喊起来。蒋梦婕神情得意的看着马凌东,好像在说:谁叫你惹怒本小姐?  ……  时间悄悄地过去,马凌东送蒋梦婕回到她的宿舍楼下,说:“今晚谢谢你请的电影。”  “就一句谢谢么?”蒋梦婕饶有兴趣的看着马凌东,期待他接下来的反应。  “那你还想要什么?”马凌东一脸实诚的看着蒋梦婕,希望能从她的眼睛里得知答案。  “至少,你得说‘下次由我来请你’。”蒋梦婕背着手,看着他,一脸顽皮地笑着。  “该死,我怎么忘记说了呢?”马凌东懊恼的拍了一下自己的头,看着她,傻傻地笑着。  “那现在说也不迟。”蒋梦婕仍旧一脸坏笑,看得马凌东不好意思。  马凌东面对蒋梦婕的大方,一时间,年轻的内心里涌起了冲动之情,不知从哪里来的力量,他迅速地在她脸上亲了一口。  蒋梦婕被这突如其来的亲妮吓了一跳,呆呆地站在原地。马凌东亲完蒋梦婕之后,撒腿就跑。等蒋梦婕回过神来,只看见马凌东情急之下,在前方不远的地方摔了一跤,蒋梦婕把这一切看在眼里,一脸幸福的笑意。    四  日本军方的野心,完全暴露出来。安城里,一次次的禁城搜查,已搞得人心惶惶,昔日繁华热闹的街道,这段时间一到傍晚,除了出入无阻的日本士兵和一些日伪军的巡逻队,就没有任何一个陌生人敢单独地走在街道上。安城的居民,三更半夜没有理由地接受盘查,是一件很常见的事情。在日本军队与日伪军频繁的搜查之下,一些隐藏着的秘密组织,不得不经常更换据点。没有来得及逃走的,就被抓走,被抓走的年轻人,等待他们的,便是的几声枪响。  九月十六号晚上,城内又响起了警笛声。安城的人们,神情紧张的把自家的门紧闭着。接着,几辆装备轻机枪的摩托车驶出日本军营,后面跟着一小队的日本士兵和伪军,他们在指挥官的吆喝下正快速地跑步紧跟着。  一位穿着长袍的男子急冲冲的往安城的一处小巷深处走去。他边走边用手压低头上的礼帽。  “郭先生,情况有变。”与男子在暗处接头的人,声音紧张地说。  “知道了。现在你们情况如何?”穿长袍的姓郭的男子问。  “总部人员已撤离,组织安排我来此接应你。”  “那好,咱们要赶快离开这地方。”说完,穿长袍男子在接应他的人的陪同下,往安城的另一个地方快速的走去。  在一间公寓前,一位日本军官从摩托车上走了下来。看了看,然后用日本话对身后的兵说着什么。几个士兵扛起已经上膛的枪冲了上去,门被暴力打开。军官随后走了进去,屋里已人去楼空。只见地上混乱的撒下一些纸张,军官随手捡起一张,大声的命令着。一时间,进到屋里的士兵到处翻找着。  大约二十分钟,军官收到一位士兵的报告,好像没发现什么。军官站在原地,一脸愤怒的把手中的纸揉成一团,丢在地上,转身离开屋里。坐上摩托车,指挥着部队继续前进。  马凌东在寝室里,刘超正在书桌前看书。他走过去,问:“你有没看见今天的报纸?”  刘超放下书,从抽屉里拿出一张今天的日报,递给他。  马凌东拿起快速看了一下说:“尽是一些鬼话连篇的报道,什么大东亚共荣圈,天皇的仁慈。写这些东西的人,估计他家里的亲人还没有给日本人玩够。”  他看到另一页报纸上的头条,一行“庆祝蒋仁国先生荣升安城商会会会长并兼任治安维持会长”铅墨印成的黑字的醒目标题和一张略显肥胖的中年男子,在一群人的陪伴下,旁边站着几位日本军官的合照映入他的眼帘。他饶有兴趣的读着文章的内容,问旁边的刘超,说:“这个蒋仁国是谁啊!”  刘超头也不抬的说:“你不认识吗?”  “不知道是谁?”  “咱学校的蒋梦婕你应该认识吧!”刘超说完,抬起头,看见马凌东脸上闪过惊讶之色,一双疑惑的眼睛看着他。  “与她有什么关系。”马凌东不解的问。  “那关系大喽!”刘超放下手里的书,站了起来,走到另一张桌子上,拿起水壶往自己的水杯里倒水。  “是怎么一回事?你快说。”马凌东迫切的问。  “蒋梦婕姓蒋吧?”刘超煞有介事的看着马凌东,看见马凌东一脸的疑惑,接着解释一般地说:“蒋仁国也姓蒋,你说巧合不,蒋梦婕本来是一位富家的小姐,而蒋仁国也是有钱人。这样一说,你清楚了吗?”  “你是说,蒋仁国是蒋梦婕的父亲?”  “真的是不会假。”  “你怎么知道的?”  “全校的人,除了你还稀里糊涂,都知道蒋梦婕的父亲是谁。”  “我——”马凌东一时语塞。他其实真的不知道,蒋梦婕和他在一起的时候,从来没有跟他提起过她的家庭情况,他从来也没有特意去问过她。此时听刘超这样一说,心里一时间涌起了一股说不出难受的感觉。  马凌东此时心里复杂起来。他不知道这一件事,有没有那么重要,对于蒋梦婕,他对她的感情,正慢慢的燃起。如今知道她的背景,往后的接触中,他还能不能像以前那样无所顾虑的与她在一起?  马凌东不知道。  放下报纸,马凌东也走到放水壶的桌子旁,给自己倒了一杯水。端在手里,久久地出神。  刘超靠在墙上,看着他。  “这件事你早晚知道都一样,其实也没有什么。蒋梦婕是蒋梦婕,与她的父亲所处的角色,没有任何的影响。你心里若有她,就不应该此时有这般表情。”刘超宽慰着神情忧郁的马凌东。  “我没什么,只是一时对这一件事感到有点无法接受。”马凌东轻轻的往水杯里吹了一吹,抿了一口水。  “要接受的事情,早晚都要面对。”  “但往后不知道要怎么与她相处。”  “你是怕配她不上,还是——”刘超疑惑地看着他。  “不是这个问题。”马凌东放下水杯,继续说:“我怕到时会伤害到她。”  刘超听得马凌东说出一句话,心里纳闷着。他不知道马凌东是什么意思?  “你这话我不明白,可否详细给我说说。”刘超追问着。 共 29890 字 7 页 首页1234...7下一页尾页

哈尔滨好的专科医院治疗男科
昆明的治癫痫专科医院
全国羊角疯病怎样治疗
标签

上一页:小生升级记

下一页:落梅风1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