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信息港

当前位置:

雨墨风云雄霸天下二传奇小说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来源:广东信息港

导读

【第十一章】   刀锋般浓黑的眉毛下面,风吹开闪电若隐若现地来回着,他的手无力地垂下来。秦霜先一步走过去扶住尊主:“师父。”“我错杀小慈……

【第十一章】   刀锋般浓黑的眉毛下面,风吹开闪电若隐若现地来回着,他的手无力地垂下来。秦霜先一步走过去扶住尊主:“师父。”“我错杀小慈……”水波向着白色光亮下潮湿的黑暗,在心脏上生出光滑的内壁。而步惊云再没有说什么。鲜红色的瞳孔中阴影像是黑暗张开的织网,焚烧一切内心的情感,终变得火焰般清晰。聂风的声音在背后哽咽而伤感。黄沙滚落着一粒粒吹入视线,像是大漠里魔入凡尘的黄昏,黑压压地飞入王城带血的天空。披风在脚下走过每一寸土地,步惊云动了动棺椁,施展开更强的轻功能量。  【十年前】步家庄。金色火焰俯冲下来,水汽散在空中渐渐淡化成两道光芒,铁毡落在地面。火光被风吹动下反射出剑锋般耀眼的光线,其中流云的形状在步庄主手中映出一片鲜艳的红光。“阿爹,这把剑叫什么名字?”“这把叫绝世好剑。这是阿爹这生铸造的一把剑。”“那武功重要呢,还是一把好剑重要?”步擎天粗布衣服下简单地穿着,他的目光落在手中,反复地看了几次。“一把好剑,可以令没有武功的人生出霸气,也可以令武功高强的人如虎添翼。但是,什么人用这把剑才是关键的。云儿,我希望你记着,仁者。”  祠堂边站立着几列士兵。如果从鬼界看去,风暴中心是整片灵力的汪洋。紫色光芒向着丝线游去,它们向前伸展着,漂浮在空旷而广袤的侠王陵上。炎热的内室像是下雪般地寒冷。龙袖:”凤儿终于怀有身孕,将会为吕家增添男丁,开枝散叶,也好为侠王府薪火相传,五世其昌。”凤舞一身鲜红色的布衣,她盘起了发簪周围的长发此刻像是悬挂的瀑布。她在龙袖身边垂下了眸子,像是温顺的妇人。“先老爷保佑,媳妇一定会好好养育吕家子嗣。”“来福,好好看守这个庙堂。虽然有千年冰魄护身,但对先老爷遗体,还要小心照顾。”“知道。”黑色的字画像是浓重的墨线交错划过白天的空气里。十二名仆人十二个时辰不间断地守候在客厅的前后,房间内的题字“义,侠,忠”,也是有人每日精心维护的。“凤儿,来,快坐。”冲撞的影子飞快地旋动着一口棺木,在祠堂前是一道黑色游走的光线。铁链之间沉重地发出响声,只是,龙袖还未来得及拔出兵器。只剩下狭长的轮廓勾勒出流云的形状,身边的龙袖按住棺椁,从他前面漠然地经过。“来者何人。”步惊云忽然停住,他说话时很平静,因为这几乎和说话般地容易。“步惊云,想借千年冰魄一用。”凤舞说,什么?“千年冰魄乃侠王府家传之宝,你凭什么要将他拿走。”步惊云迎接着龙袖警惕而迫切的目光没有感觉不自在,却将身体轻轻地站起来。“只要你肯借给我,步惊云愿意接受任何条件。”“步惊云,千年冰魄乃先祖陪葬之物。你为心爱之人,甘愿冒险犯难,我龙袖十分佩服。不过,你又有没有为我想过。如果你取走冰魄,我如何向列祖列宗交代。”他转过脸说,这是你的事,与我无关。“那就恕难从命。”凤舞:“送客。”狂风笼罩下死亡覆盖着庭院,像是一片一片的水波,散落在坚固的,嵌入龙熄甲的士兵身上。烟雾在指尖收拢,尘土飞扬在他经过的路边。在阵术里被步惊云用排云掌射杀的士兵们,他们重重地摔落下来。然后步惊云用一个奇怪的手势,浓雾向着无数个方向将整个空间拉扯分割,大厅被浸湿在一片清晨的光线里。所有的士兵们弯腰倒在地上,黑暗里那些光线重新照亮。当龙袖远远地加快了脚步的时候,他的动作冷冷地从空气中传来。阴狠的变化中龙袖感知到灵魄刺入一股力量。巨大得可怕的力量。拳头停在离他三寸的地方,出手的速度很快,仅仅是两道一闪即逝的光亮掠过。在步惊云手臂上弧线般的闪电轮廓起伏着。利爪伸向自己像是五根冰冷的灵力绞杀粉碎,散落着飞向空中。凤舞早已经高高地举起了手臂,她十指之间用丝线临时激射弓箭,而且头顶是一只凤凰的图案。金色的身影像是一道光芒,被空气扭曲般微微地变形。伸出的方向像是鬼手无限地延长。透明的空间掏空般,但这次却被龙袖轻轻地躲开。步惊云手臂上出现的气旋从周围直至肩膀,杀气大量地集中着。被箭支操纵的轨迹几乎贯穿胸膛,然后凤舞的火焰割破了他长发的一边缺口。步惊云的头发恍惚地散落下来,又卷曲又纯净,是真正的冰蓝色。光线跳跃在一片燃烧的白色羽毛上,暗器朝着他拉开一道疾风。凤舞和龙袖战斗得很惨烈。力量,速度集中在步惊云的一双手上。飞快的灵力只来得及看见变幻的攻击方式,凤舞就被巨大的疼痛夺去知觉。龙袖:“凤儿!”黑暗的光芒中剑锋突然倾斜地握住,利爪注入刃面一丝内力,电流交错蔓延着包裹住剑身的两侧。金属撞击的巨响和一声惨叫。“我的目的是千年冰魄,不想伤人。”  漆黑的眉宇,是她庞大的灵魂凝聚在一枚像是光团的视线中,但她瞳孔满含微笑,她会在巨大沙漏下的梦魇里轻轻地醒来。步惊云再看着孔慈一眼。    【第十二章】  侠王府。目光在凝固的琥珀般的光线中,只有步惊云向她缓慢伸出的手,轻轻地,温柔地握住冰魄。发亮的丝线晃动着一圈涟漪,曾经起伏的感伤,时光带回一切发生的起点,在他二十岁时未和她成婚前。他在漂浮的光线里微笑着,像是钻石般更加冰冷和夺目。暗夜里蔷薇的生长,在阴影消失了边界的双眼下,黑衣的步惊云仿佛包裹着黑暗的精灵。  天下会。剑冢禁地。他的笑容里有着江南温柔弥漫的雾气,在掌心处飘出一片片残败的白色。折扇舞动在手中,划破半空的声音沿着山谷流淌下来,终落在聂风的脚下。  视线被灰暗的屋檐挫得模糊,从东面王陵设定的结界,捕捉到能量异动入口就会封住。每一名匠人都在清点木料准备收工。“站住!后陵重地,闲人不得入内。”千夫长胸口钝重地疼痛下,张口就是一滩血。“不想死的就走!”像是起了温柔的大雾又安静又纯粹,步惊云怀里躺着死去的孔慈,嫁衣长长地拖在地上,但是黑暗中锋利的铠甲迷幻一片,照亮的墓穴如同在丝线缠绕的梦中悄然中断。地宫一年前曾经建造过一支机关。他手中感知到生命的迹象仿佛流动在庞大的空间,她的面容在眼中出现了一个微弱明灭的光亮。他怀中视作珍宝的是他一身的琉璃石碎片,大大小小的彩石泛着光泽的外壁。黑玉,紫晶,青玛瑙,白砂。步惊云没有感到手中像是针扎般的疼痛,直到他在棺木旁他依然握着那些漂亮的石头。暗流牵引着黑白的风暴向近处拉动着,为了发动攻击压抑得很低了。他的脸色渐渐苍白。“步惊云,把小慈还给我!”雄霸说。漆黑的长袍带着浓重金属般的色泽,照穿空气中一道尖锐的鸣声。“谁也休想带她走!”那张邪气带着上扬的微笑的脸。那张噙满泪水的茫然伤心的脸。那张太过冷漠和无情的脸。他背对着她的面容,将身体挡在了前面。“就凭你?你的排云掌还有一招没学会呢。今天,我要破例施展,让你死得痛快。”  一世无法忘怀的站立的地方,  人间如同纠缠的穿过的悲伤。  我在你的屏障里安睡,  我活在你一遍又一遍眼神的话语里。  海水尽头破空来鸟群,  眼泪未曾蒸发成灰烬。  一世暖,人间藏。  他向虚空伸手握一握,气旋将基座压实,从远处指向尊主。黑色棺木像是伫立般静默在雄霸前。那一刻的时间,像是巨大琥珀里的光线,将一切停在那个时刻,唯有咒法师可以移动。雄霸冷笑了一声,咒法无法突破高出自己很多倍的身体屏障。步惊云的幻力再也不能前进一寸。等传来撕裂般的痛感时,三个倒挂的影子在身边发出声响,他击落的只是尊主招式的几块残片。夜色突然弥漫起来,零星地颤抖着像是丝线,伸开一片白色碎片般的风雪,如同漆黑无法倒进更黑暗的深夜。一些灰暗的光亮闪过,像是冰冷阴谋渐渐对着自己,清晰地形成一条丝线。他身形在迎着远处飘出幽光的方向,无声地滑往身后的尊主,但是——“你的排云掌遇水才能发挥作用,这里黄沙万里,我一路跟着你到这,我才现身的。”幽暗的尽头巨大的墙面之下,某处黑暗正向着那里卷动着,仿佛肆意猎杀的捕食之网,锋利却无光,苍白而滴血。只是她依然在沉睡。——就像那时的我,只是一个单纯的少年。这样做值得吗?值得为了你,一生不可得,何况来世。石阶断裂陨落成五道,在步惊云身体下的坑洞倒挂出来,他从雾中伸出手,看不清尊主隐身在远处的影子。他胸口离伤处几寸的地方向上倾斜,从身体流动着,只剩下几丝灵的残余。步惊云被雄霸消耗得嘴角淌出鲜血。滴水的滴答声里,以微弱不可闻的低沉声响,在尊主手中消散了,慢慢地变成白色的尘埃。他脸上似有若无地挂着嘲弄:“我看你还可以流多少血。我就用你的血来祭我的三分归元气。”  【第十三章】    有锋利的光芒引动着,灵力像是刺入坚固的屏障。雄霸打开的双手间绿色覆盖了强力结界,向中央柔软地卷动起丝线。  漆黑的眸子在柔软的白色羽毛掩盖下,数以千计的画面斑斓打碎了,身边的一面高高的石墙,灰白色的边缘刻着复杂的花纹,巨大的穹顶失去了支撑般。所以,退后就是死。死亡——是他成为天下会身份后,出现枚感情的碎片。阴影下全身发出隐藏的光芒围绕着双手下垂,步惊云望着黑衣的雄霸,胭红的唇边淌下一行鲜血。他向着空中打开了双臂,缓慢编制的纹路徐徐打开了巨石,沙砾轻轻地被推动了。在进攻的狂暴发动下,他躲避着无数石块间挑起长距离的雨点,而尊主轻轻按住左手的中央,像是对丝毫的灵力的雕刻。在一声巨大的惨叫声中,在他筋络伤口见骨,左臂被一寸寸摧毁,出现透彻的裂痕之下,是雄霸将他彻底地封印起来。在身体散发的热度和杀戾下,向石墙远处划开坚硬的缺口。朝着雄霸飞去的一团雾气很快消失了,成为模糊和黑暗的人影。浮现的闪电无声地变得清晰,步惊云向前倾斜的姿势伸出右手,在左臂上留下咔嚓的声响。  身躯坚实的左半边依旧挺拔,鲜红色跳跃般地反射出血珠的冷光,他紧锁的眉头只是皱了皱。暗红色的光芒动作温柔地拨开,像是血花收回尊主的面前,然后半空中飞出去几丈。右手重重地挥过那个机关,尖锐的石晶长满整个洞口。“小慈,你等我回来!”  水被悬浮着变成冰棱操纵,风雪将一切飞快地下落。他滴答滴答地上了岸。白光笼罩下冲刷着净化之地,突如其来的黑暗在身边包围。断臂泡在冰冷的水里。光线变幻在水中如同花朵无声地开出轻盈的血花。“阿爹,你快看看,有人晕在这儿了。是那个抢新娘的步惊云。”“快把他抬进去。”  她年轻时有着和梦中一样的容貌,而孔慈的笑容倾国倾城,比后来更加美丽。  【十年前】  空旷的巨大山体回声消失了声响。俯视众生的眼里目光是对权力的厮杀。波动对结界出入口的变化叠加在上面,绿色模糊着雾气终年不化的浮岛,而昼浔天处接近天空的利于观星的位置,灵力和祭星台互相交替,互相弥补。  “天下会在雄霸帮主的领导下,如今声势浩大,真是如日方中。”“泥菩萨,那你是在自己夸自己吧。整个天下会的风水格局都有你负责,天下会好就是你好咯?”“但愿如此,你文丑丑乃是帮主的得力助手,果真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老兄,伴君如伴虎呀,我倒是羡慕你,自由自在的了。”    【第十四章 凝星月照】  白衣化成流质,襟花散落一地。交叠的翅膀错过云朵,岁月将影子拖向尽头。记忆有些模糊了。两个月后的午后聂风喝了酒,绵延不绝的悲伤在黑夜中渗透进来。慢慢流淌在心脏里。一条宽阔的石阶通向昼浔天祭台。  “风儿,这两个月来,你每天只是喝酒睡觉,再如此下去,你会变成废人一个。”  “废就废,由我吧。”  “我命令你和麻鹰蝙蝠去凌云窟取血菩提,那儿就是你父亲当年丧命之地。你好自为之。”  经过墨竹绿色的浓荫。绕过一条小路。  黑暗锋利地旋转着切割般地疼痛,吹开云层卷入河水流沙中。稻草铺展的香气。麦田吹过气浪的香气。途中虾蟹河捞的香气。在聂风日复一日的生命过去。河水上雾气搅动着视线吹入江边。  【十年前】  “爹,我喜欢爹背我的感觉……”  凌云窟。大佛的半身屹立在江面,它的上半部伸向云朵之上。雄霸和聂人王的身影淡去成为模糊的痕迹,远远地隔绝了大地的喧嚣。对岸的聂人王佩戴的刀刃华丽而繁复,乌金吞口,刀锋斜斜地飞入风里。雄霸的武器是一把鲜红炽热的火麟剑。“别来无恙吧。”“就你一个人?”聂人王说。“雪饮狂刀聂人王,果然是重情重义的君字。”“她在哪儿。”“哈哈哈……”她望向聂人王,声音用来控制幻化的光线,让头脑嗡嗡地发胀。“盈。”她继续对他说,大哥。“这两年你过得怎么样?”“我好开心。”“聂人王,你到现在还不明白。当年是颜盈愿意跟着我,并不是我强迫她跟我走的。”在他难以置信地睁大双眼的时候,他说,阿盈。但是恐惧的冰冷紧紧地攥摄住心脏。“难道你没发觉,自从你退隐江湖,归隐田园之后,我从来都没笑过。我要的男人,是叱咤风云的真汉子。我要每个慕名来拜会你的人,都同样的尊敬我。”“我终于明白。”“我只有夺走你的所爱,才能够激发你的斗志。逼你使出雪饮刀法的绝招……”她转过脸看见了雄霸,她持着炎炎兵刃的尊主,然后颜盈的面容像是被扼住般恐怖地扭曲。“我要告诉你一个秘密,这两年来她对我来说也只不过是泄欲工具,我从来就没有爱过她。”  巨大的水声和瀑布下面的万丈悬崖。漆黑的瞳孔后面被一张刀刃挡住。绝壁之上,还有一个人在等他。雄霸的双手之间化作光芒消散了,像是伸展开羽毛般的剑锋。  聂人王:“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亡。但是我有一个请求。”  雄霸:“请求?但说无妨。”  “聂某有独子聂风。如果今日我战死,请你放他一条生路。”  “好,我答应。”  尖刀交错缠绕地爬上剑身,模糊地拉成一道白色的丝线,连同背后的剑锋一齐扭曲撕扯。而雄霸跳跃着躲避雪饮刀的攻击,一记刀法之后会有短暂的中断。雄霸等待的就是这个时候。手臂浑厚略带侵略性地划上一剑,刀锋在冰冷的光芒中斩成四五段。几片树叶落到地面。刀刃巨大的暗面将聂人王护在眼前,他胸口处气旋撕咬的方式,像是深海汪洋。雄霸将手腕轻轻地一横。他的双眼没有看向聂人王,目光落在了别处。白色的刀刃轻轻地划开黑暗,下沉汇聚着一些雾气,仅仅靠手中的银色金属兵刃瞬间撕碎。漩涡扩大着,记忆中是他风雪般明亮而浩然正气的面容。  纱衣包裹着如同一团水草漂浮在身体的曲线上,他微微地触动了悲伤的禁区下,脑海涌出银色的丝线从眼前向聂风的胸膛游动着。蝙蝠说:“风堂主,喝口水。”谷底在冰凉的空气里消散着温度,聂风,麻鹰和蝙蝠就要进入这个变成地穴的凌云窟。火把照亮了前面的一部分,周围的藤蔓飞快地经过他身边倒退成模糊的光线。他集中精神可以听见脚下碎裂的声音。  黑暗中依旧穿梭着许多的飞鸟。“石壁上都是些什么?”一身薄纱般轻盈的衣服,墨绿色在黑暗中消失几乎看不见。聂风再向前走几步,火光中是数千支摇曳的植被。聂风在一座宽阔的石阶走了很长的路,石壁支撑起一个笼罩着巨大空间的熔岩,目光像是掉落进无边的黑暗里。蝙蝠用刀刃一点一点地挖出泥土:“血菩提!一定是血菩提!帮主曾说,吃一颗已经能够增加功力。”夜色中的聂风悄然从雾气中清晰地出现,像是一晃一晃的满月,那么白那么亮的月光。他抬起手,聂人王和他的画面全部涌了进去,挂坠悬浮上升,发出微微回荡的声音。  【十年前】聂人王:“你快走啊!不要理我!” 刀刃发出清越的回声,正是聂风持有的兵器雪饮狂刀。“畜生,出来!”“不要叫了,会把怪物引来的。”  眼前的画面像是斑斓的光影变幻着色泽,聂风的脸色已经变了。看来这种毒是不会觉察的。从长袍上浸染开血液仿佛绿色的毒蛇,剧痛噬咬着这位神风堂堂主。     共 5977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想要早日分享母爱,就要知道卵巢性不孕不育的原因
黑龙江好的男科专科医院
云南治癫痫病研究院哪家好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