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信息港

当前位置:

纳坦治好了米斯里丹尼斯的嫉妒之心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来源:广东信息港

导读

这是一个非常确定的事实(要是可以相信许多到过根诺的各色旅行者们的报告,以及许许多多到过那样一些国家的人们的话)曾经在加泰居住着一位出身高贵而

这是一个非常确定的事实(要是可以相信许多到过根诺的各色旅行者们的报告,以及许许多多到过那样一些国家的人们的话)曾经在加泰居住着一位出身高贵而且富可敌国的男子,他的名字叫纳坦。  他有一处庄园正好紧挨着一条大路,这条路上,所有那些寻求从西方去往东方或者从东方去往西方的人们,都必须要从这儿来往经过才行,而作为一个具有宽广胸怀与大度心灵的男子,而且迫切地想以自己的行为展示这样的心迹,他就聚集起了一大帮工匠们赶工,并且在很短的时间内,就在那儿建起了一座为漂亮的、为宏伟的、而且富丽豪华的宫殿,这个世上几乎无处可比,在这里他以极其华美的装修提供着非常丰富的接待,各种用项具备以接待各处来到或经过的绅士们。之后,他就在这所豪华漂亮的大房子中接待来来往往的每位客人,怀着极其快乐与高兴的心情盛情接待每一个人。他就是以这种令人赞佩的方式坚持了很久,这不禁让东方的人们而且几乎所有西方的人们,都知道他在这方面的良好声誉。  他此时已经进入盛年了——尽管这个并没有让他感到疲倦而在这方面的慷慨大方有所消减——这时碰巧他的声誉抵达了一位名叫米斯里丹尼斯的年轻人的耳中,这位男子所居住的国家与他的国家非常相近。米斯里丹尼斯知道自己的富有一点也不差于纳坦,就有些嫉妒于他的声誉以及品行,从而就决定要以更大的慷慨来遮掩他的声誉,或者至少让其在这方面黯然失色才可。就这样,他也建起了一座与纳坦同样的宫殿,而且他持之以恒地不断提供各方面的照顾,给予所有那些来到或去往那个地区的人们以关照,而就这样无疑的他在短时期内就赢得了极大声誉。  这个时候碰巧有一天,当他正一个人独自呆在他的这所宫殿的庭院当中,这时一位贫穷的妇女从其中一扇门外进来,开口向他乞求周济,并从他那儿得到了一些钱。接着,她又从第二扇门进来到他这里,又从他这里得到了一些捐赠,而且就这样接连不断进来了十二次之多。可是当她第十三次进来之时,他就开口对她说道,“好心的女子,你的乞讨也太勤快了一些不是,”可是他仍然给了她一点钱。这位干瘪的老太婆,听到他的这句话,就声称,“哦慷慨大方的纳坦,你是多么的伟大啊!进入了他的宫殿的三十二扇门,就像现在的这座宫殿这样,进入每扇门都向他乞求周济,我却从来没有发现他认出我来,依然可以从他那儿得到捐赠——可是到了这儿,至今刚刚进入了第十三扇门,我不但被认出来了而且受到了训斥。”一边这么说着,一边她就走开了再也没有回到这里来。  米斯里丹尼斯听到这位老妇人的这些话,就顿然间冲冲大怒起来,因为他把听到的关于纳坦的声誉看作是对自己名誉的毁损,这样他就开口道,“哦,我的现状怎么会这么惨呢!到什么时候我才能在大事情上达到纳坦那样慷慨大度的水准呢,更不要说超越过去了,尽管说我孜孜以求,目前看起来我在这些小事情上都达不到他的水平?真的,我这是在白白让自己瞎费力气,要是我不把他从世上除掉的话。因而,由于他年纪这么大了还健在,我必须毫不迟疑立即行动,用我自己的双手帮他一把。”  这样他就冲动地站起身来,骑上马带着一伙人立即就动身出发了,没有告诉任何一个人自己的这个计划,第三天后就来到了纳坦居住的这个地方。他告诉他的这些随从们假装不是跟他一起来的或者认识他,而是各自另寻住处直到从他那儿听到消息。当他到达那儿的时候正是夜幕时分,他就一个人去找到了自己的住处,就在靠近这座豪华的大宫殿的旁边,在这儿他发现纳坦完全没有人照料,看见他一个人在悠闲地走路,衣着方面也没有什么特别之处。由于没有认出他来,米斯里丹尼斯就上前询问他,能够给他指出纳坦所居住的地方不能。  只听纳坦快活地回答说,“我的儿子,在这个地区再也没有一个人能够像我这样给你指明了;所以,要是你愿意的话,我可以把你送到那儿。”  这位年轻男子说这对他来说再方便不过了,不过,要是可能的话,他宁愿选择不被纳坦看到或者认出来;而纳坦则说,“这也是我可以做到的,要是你愿意这样的话。”  就这样米斯里丹尼斯从马上下来,去到了这座宏伟的大宫殿旁,随同着这位纳坦,后者迅疾地跟他愉快地交谈起来。在那儿他让自己的一位仆人牵走这位年轻人的马匹,并且把嘴凑在这位仆人的耳朵上,暗中吩咐他要让家中的每个人都知道,不要让这位年轻人看出来他本人就是纳坦;之后一切就这样安排好了。后来,他就安排他住在一所豪华的卧房之中,在那儿没有人能看到他,除了那些他安排料理他的人,他还安排以极其豪华的规格接待他,并且自己一直陪在他的身旁。  在米斯里丹尼斯以这种方式跟他一起呆了好一会儿之后,他就开口询问他(尽管他把他看作是自己可敬的父亲)到底是谁;对此纳坦回答道,“我是纳坦的一位低下的仆人,我是从儿时就跟他一起直到现在变老了,他一直就没有提升我的地位,一直就像你现在看见的这样;因而,尽管说每个人都在盛赞于他,我个人却没有一点可感谢他的地方。”  这些话语让米斯里丹尼斯有理由更加确定了自己的希望,可以更加确定而安全地实施自己那个本来不通情理的计划了。纳坦非常恳切地询问他到底是谁,又是出于什么样的缘由让他到了这个地区来,并且允诺要尽自己的能力所及来给他提供建议以及协助。米斯里丹尼斯在回答之前犹豫了一会儿,但是终却决定要信任于他,因此在拐弯抹角了好一阵子之后,他就首先要求他一定要保守秘密,然后就开口请求他帮助或者建议,之后就对他完全透露了自己究竟是谁,以及为什么他要来到这里,还有促使他来到这里的动机。  纳坦,听到他这番话以及他这个残忍已极的计划,内心之中感到了极大的恐惧;然而,没加多少迟疑,立即就面色坚定而心神倔强地回答他道:“米斯里丹尼斯,你的父亲是一位尊贵的男人,而你自己也表现得决不想比他有一丝退化,因为你有这样一番宏伟的计划,正像你现在从事的这般举动这样——要对一切的人慷慨大方。而且我非常赞赏你对纳坦品行的这种嫉妒之心,因为只要这种嫉妒心再多一点的话,我们这个现在已经糟糕透了的世界就会立即变得好起来。这个你所向我透露的计划我一定会保守秘密的,可是我只能对你提供一些有用的建议而不能在具体实施方面给予大的帮助。我的这个建议是这样的。你从这儿可以看到一个小小的树林子,就在大约半英里之外,在那里面几乎每天清晨纳坦都要独自散步,享受他的悠闲时光好一会儿。在那儿你很容易就可以找到他,并做你愿意对他做的任何事情。要是你把他杀死的话,你必须尽快离开,这样你就可以不被阻扰返回家中,不要从你所来之路回去,而是从树林左手的那条路出去。尽管这条路更荒草丛生一些,这个路径却离着你的家乡更近,对你来说还是比较安全的。”  米斯里丹尼斯,接受了这个信息之后,纳坦也就离开了他,他就秘密地去告诉他的伙伴们(他们像他一样也在这座宫殿里居住了下来)第二天一早他们应该到哪里去迎接他。当新的一天来临之际,纳坦,他的意图没有在任何一点上背离他所给予米斯里丹尼斯的那个建议,同样过了一夜也没有发生任何变化,就独自一个人去到了那座小树林之中,就在那儿准备着死去。  米斯里丹尼斯一早起来,一把抄起他的弓箭和剑(他没有别的武器),然后就骑上马匹朝着那座小树林出发了,在那儿他远远地就看到了纳坦,正在一个人独自散步。由于决意要设法看一看他的样子,在发起攻击之前听一听他会说些什么,他就朝着他跑过去,一把揪住他头上戴的头巾,厉声喝道,“老家伙,你死定了。”  对此纳坦二话没有只道,“这是我命该如此。”  米斯里丹尼斯,听到他的声音,照着他的脸上一看,顿然间认出了他,就是如此热心地接待了他的那位男子,并且一直在忠实而亲密地陪伴着他,还诚心诚意地给他提供建议;这时他的满腹怒气顿时消减下来,他的狂怒也顿然间转化为羞愧。就这样,他扔掉了手中已经拔出用以攻击他的那把剑,从马上一下子跳下来,他一边哭泣着跑过去跪在了纳坦的脚下,对他说道,“现在,我亲爱的父亲,我以及能够完全看到你的慷慨大度了,想到你是在的秘密之中来到这里,送给我你的生命的,就是这个生命,我无缘无故地表现出来,竟然极度渴望着要把它拿走,而且我把这个意愿亲自表现给你。但是上帝啊,他老人家比我自己更加照顾我的荣誉,就在这个极度需要的时刻,打开了我心智的眼睛,是邪恶已极的嫉妒之心蒙蔽了这双眼。因而,你是如此心地坦然地迎合了我的心愿,而我要更加坦诚地宁愿为我的罪错受罚。这样就请你对我进行严厉惩罚好了,就按照你觉得合乎我的罪孽应得的那样。”  纳坦把米斯里丹尼斯从地上扶起来,亲切地不住拥抱着他亲吻着他,说道,“我的儿子,在这里你没必要请求,我也没理由赐予,对你这般行为的所谓谅解,无论你愿意称之为邪恶或者别的什么东西;由于你所做的着一切不是发自仇恨,而是为了让自己的声誉更好一些。那么说,就活下去,从我这里得到庇护,记得这个世上没有一个比我更爱你的人,照顾好你自己那颗高贵的灵魂,是它没有把自己用在积累财富上,就像那些贪婪之心所做的那样,而是把已经积累起来的财富用在该有的花销上。不要为了先前试图杀死我而感到羞愧无当,因为这么做的确可以让你一举成名,同样也不要觉得我会为此而感到惊讶不已。那些伟大的皇帝们以及卓越的国王们,他们几乎用尽的就是这种杀戮的手段无疑——可决不是像你设想的这样只杀死一个人,而是屠戮无穷无尽的人们——他们焚烧乡村,夷平城市,这一切都是为了扩展他们的疆域从而增加他们的声誉。因而说,你只想要杀死我一个人而获得良好的名声的话,你可根本不是在做一件新奇而超常的事情,而是一件有史以来再平淡无奇不过的事情了。”  米斯里丹尼斯,并没有为自己这个背情背理的计划寻找借口,没想到却很赞赏纳坦为他所找到的这个合情合理的借口。就在他们的谈话之中他告诉他自己感到异常惊讶,为何他要亲自前来赴死甚至还能做到为了这个目的而给他出谋划策。对此纳坦回答他说,“米斯里丹尼斯,我不想让你感到惊奇,为了我的这个决定或者我对你的建议。自始以来我就是我自己的主人,也在努力从事着与你一样的事情,没有一个人来到我的家中没有得到满足的,到如今为止一直是如此,无论他向我要求的是什么样的事情。你能到我这里来,尽管是想要我的命;而就这样,在知道了你想要它的时候,我就决意立即把它送给你,因此你就不可能成为一个没能达成自己的愿望而离开此地之人。而为了你能够满足自己的意愿,我就送给了你这样的一个建议,使你能够拿走我的生命而不丧失自己的生命。因此我在这里再一次告诉你并请求你,如果这真的是你的愿望的话,那你就满足自己把我的生命拿去好了。我不知道自己还能怎样更好地对它加以运用。整整八十年以来我拥有这个生命,运用它获得自己的消遣和娱乐;而且我知道在自然法则的规程中,就像所有别的人们和别的事物所发生的一样,现在它离着离开我的时候已经没有多长时间了;因而我觉得还是尽早放弃它为好,这是由于我总是在做着花费财物的事情,而不是力图把它们保守到大自然违背我本人的意志而把它们取走的时候为止。就算放弃一百年的时间也称不上是什么大的礼物;那么说,送上我这余下的七八年时间又算得了什么呢?把它拿走好了,那么说,要是你愿意的话;因为直到如今为止,在我活着的这么长的时间里,我还没有发现任何人想要把它拿走,同样我也不敢断定什么时候会发现这样一个人,无论任何时候,只要你想要的话,而却不能终把它拿走。而即便说我碰巧发现了一个想要它之人,我也明白我越是把它保守的时间长了越是不值钱。因而,就在它变得越来越不值钱之前,请把它拿走,我请求你了。”  米斯里丹尼斯,简直羞愧难当,就回答道,“上帝禁止我取走或者说终止如你的生命这样的珍贵之物,或者说甚至这么想一下都不应该,就像我近盲目所做的这样。不仅仅不想着要设法缩短你的岁限,我更加愿意把我自己的年岁都加在你的身上!”  对此纳坦立即回应道,“要是你真的有这个意愿的话,只要你有力量可以做到这个,你把你的一些年限加在我的身上,而你这么做了,就可以让我为你做出至今为止我从来没能在任何人身上做出之事——拿走你的一部分财产,我这个从未拿走别人何物之人?”  “是的,”米斯里丹尼斯立刻回答说。  “那么,”纳坦说道,“你必须要按照我所告诉你的去做。你将要在这里住下来,作为你这样一个年轻人,就住在我这里的家中,并且也叫纳坦的名字,而我则去到你的家中,我自己永远就叫米斯里丹尼斯。”  这时米斯里丹尼斯回答说,“要是我能像你这样一直以来而且依旧做得很好的话,我根本就不会迟疑于拿走你送与我的一切;但是由于我敢肯定我的行为只会消减纳坦的声誉,而且由于我并不想因我自己的力所不及而毁了别人之事,我将不会接受你的这番赠予。”  就是一些像这样的话语以及别的许多恳切的交谈在他们两人之间进行着,一边说着,应纳坦的邀请,他们两个一同返回到了他的宫殿之中,在这儿他极其盛情地款待了米斯里丹尼斯数日的时间,以自己所有的才识以及智慧鼓励他成就自己这般伟大而高贵的使命。接下来,由于米斯里丹尼斯盼望着带上自己的随从们返回自己的家中,他就让他离开上路了,到此时也就完全让他确信自己在慷慨大度这方面根本就不可能超越于他了。   共 5228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男性患上急性附睾炎 一定要记住禁止吃这些东西
昆明好的治癫痫医院
昆明好的癫痫病医院在哪里
标签

上一页:对视3

下一页:雨后一只蚂蚁仰起头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