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信息港

当前位置:

吴冠中的毁画习惯

2019/07/20 来源:广东信息港

导读

吴冠中的“毁画”习惯着名画家吴冠中有一个保持多年的“毁画”习惯。他的画如果自己稍微感到不满意,那怕已经完全画好,裱好,也毫不犹豫地亲手毁

吴冠中的“毁画”习惯

着名画家吴冠中有一个保持多年的“毁画”习惯。他的画如果自己稍微感到不满意,那怕已经完全画好,裱好,也毫不犹豫地亲手毁掉,因为他有一个坚定信条:“不满意的画绝不能让它流传出去,否则会害人。”他的画价极高,动辄以百万成交。所以,行家们说,他每毁一幅画,就等于“烧毁一座豪华房子”。可是,他却始终不肯改变这个习惯,画到老,“毁”到老。对艺术精益求精,不肯稍有迁就,可以说是古今中外一切大艺术家的共同特点。

“扬州八怪”之一的郑板桥,虽然有名言“难得糊涂”流传于世,但对自己的作品却十分严谨。他一生着述丰富,诗、书、画三绝,但他对自己的很多作品都不大满意,经过一番严格的筛选后,才挑出少量的诗作付梓,其他都销毁了。由于他的诗作流散在外较多,在编定自己的《诗钞》时,他在《后刻诗序》中说:“板桥诗刻止于此矣,死后如有托名翻板,将平日无聊应酬之作,改窜烂入,吾必为厉鬼以击其脑!”

唐代诗人杜牧,是一位多产而质优的诗人,有一千多首,当时就广为流传,但他却非常苛求自己。为了不给后人留下一首不理想的诗,当晚年重病在身时,他把不满意的诗稿都烧掉了,只剩下200多首,都是精品。于是,就有了流传至今、琅琅上口的“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楼台烟雨中”等句。

相反,“超级高产诗人”乾隆皇帝,就是因为写诗只讲数量,疏于质量,多数是繁衍成篇,应景凑数,而且,不管写成什么样子都当成宝贝收藏收录,不忍割舍。结果是虽然一生写诗45000首,创下世界诗歌之,比《全唐诗》还多,竟然连一首也没流传开来。想想也真叫人感到悲哀,还是俗话说得好:宁食仙桃一口,不吃烂杏半筐。

艺术创作就是这样,缪斯女神从来都青睐那些对她忠心耿耿、一丝不苟的信徒,谁付出心血越大,越能精雕细刻,就越能出精品。反之,粗制滥造,萝卜快了不洗泥,整出来的东西可能也不少,多不过是普通工匠水平,问世既速,湮灭更快。曹雪芹写《红楼梦》,“披阅十载,增删五次”,“字字看来皆是血,十年辛苦不寻常”,所以成了传世,名扬中外;而当今一些高产作家,日成万言,一年就能写三五部长篇小说,可惜,结局大都进了造纸厂的化浆池。所谓“一不留神就是一部《红楼梦》”的狂言,只能是痴人说梦。

“毁画”习惯成就了画坛巨擘吴冠中,敝帚自珍使乾隆的诗作形同废纸,这就是艺术法庭的裁决结果。

如何制作自己的小程序
开微商城要钱
小程序免费制作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