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信息港

当前位置:

云水灵璧护宝小说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来源:广东信息港

导读

“阴阴夏木兮,飞云之流盈。松涛涧水兮,空山之和鸣。百花飘香兮,风竹之时闻。晴日暖暖兮,芳菲之可人。乍见灵璧兮,花貌之月神。淡雅娇媚兮,回眸之

“阴阴夏木兮,飞云之流盈。松涛涧水兮,空山之和鸣。百花飘香兮,风竹之时闻。晴日暖暖兮,芳菲之可人。乍见灵璧兮,花貌之月神。淡雅娇媚兮,回眸之倾城。绝词为心兮,香砌之琴瑟。诗情画意兮,生机之勃勃。烟怯含羞兮,欲语之琴筝。轻莲碎步兮,恐惊之红颜。 聪慧兰心兮,倾慕之无暇。蓦然回首兮,惊疑之旧梦。磐石神奇兮,五彩之年华……”灵儿吟咏声方落,诸葛冰莲拍手笑道:“灵儿姐姐,果然是才高八斗。寥寥数语,便把俺的家乡灵璧描绘出来了,而且还把它比喻成仙子,真的好美!”东方灵儿轻笑着回道:“是这个地方本来就美啊!灵儿只不过是实话实说罢了!”  姐妹二人正叙着话,忽听得帘外有人作歌道:“眉妩新月淡兮,素娥皎洁轻风。盈盈桃花颜兮, 寻芳云雾层层。一曲霓裳醉红颜兮,含笑翡翠正宫。春风素弦叹秦筝兮,玉簪金钗摇红……灵璧磐石琴如美玉兮,天下江湖风涌,唯盼仙颜兮,摩拳擦掌出动……”音罢,一个低沉的声音唤道:“莲儿,灵儿,你们在么?”“在呢!”诸葛冰莲与东方灵儿连忙应道。  门帘微动,走进一位仙风道骨青袍老者。  诸葛冰莲与灵儿双双迎上去,齐声说道:“师傅,您老人家回来了?”  老者微笑着轻捋额下长须:“莲儿,灵儿,五彩奇石阵,演练的如何了?为师不在的时候,没有偷懒吧?”   “嗯嗯,练到第九层了,达到收放自如的境界了。”东方灵儿娇声回答。   “师傅,徒儿不明白呀,您让我们练这个五彩奇石阵干嘛?”诸葛冰莲为老者斟了一杯清茶问道。  老者呷了一口茶水回答:“莲儿,你有所不知,灵璧磐石琴乃稀世国宝,弹奏如仙乐且音色纯正,端的是轻音绕梁三日不散啊。可是,异族方外人士对此宝物虎视眈眈,大有夺为己有之势。”   “这是我们祖先留下的宝贵财产,怎能拱手他人?”诸葛冰莲断然说道。   “是啊。为师此去京城,就是奉了诸葛大人的命令,与在那里的线人接触,打探灵璧磐石琴的一些情况。”  半天没说话的东方灵儿,这时候突然问道:“师傅,灵儿听说灵璧磐石琴有咒语锁着的,打不开的话,就是一块普通的石头。他们要这个干嘛?灵儿真不明白呢。”  老者口气凝重地回答:“原本是这样的。奈何咱们的管理上层出了奸细,主管灵璧的重要人物与异族相互勾结出卖情报,泄露了破解咒语之法。此咒语一破解,灵璧与磐石琴将不保矣!”   “师傅,既然知道了,那,咱们为何不加强防范呢?”诸葛冰莲有些不解。   “只是目前咱们不知对方是谁,又从哪里袭击?”老者回答。   “师傅,是不是采用关门打狗的计策呢?”东方灵儿沉思问道。   “灵儿,说来听听。”老者饶有兴趣地问道。   “师傅,您看,灵儿是这么想的……”东方灵儿的声音越来越低,老者连连点头。   “师傅,您的意思是,让灵儿姐姐和我苦练五彩奇石阵保护磐石琴,对吗?”诸葛冰莲忽然恍然大悟。   “为师正是此意。——哦,对了,你们的师兄已经在返回的路上,估计三五天就会到。”老者颔首。   “是么?师兄快回来了,那太好了!早有人想呢!灵儿姐姐,你说是不是?”诸葛冰莲调皮的向灵儿眨眨眼睛。  老者微笑不语,东方灵儿赧然,对诸葛冰莲笑嗔道:“坏莲儿,瞎说什么呢?——走,让师傅好好休息,咱们练剑去!”    非常隐蔽的地下室。  一盏幽暗的灯火,闪着忽明忽暗的光,几条人影凑一起印在墙壁上,恍如鬼魅。   “乌拉春部君,你确定那是解咒语的两句诗?”一个肥胖的影子用异族话语哇哩哇啦低声问道。   “千真万确!就是这两句诗。属下花费了五十个金元宝,才弄到的。”另一个略瘦的影子马上恭敬地回答。   “灵水仙境浣灵璧,磐石编钟磐石琴……这、这怎么好像是一副对联呢?”中等身材的那个黑影沉思道。   “井台君是中国通,阁下都不知道,我们又怎会晓得?再说了,诗与对联又有何区别呢?乌拉春部不屑地挪揄道。   “当然有区别!诗,没有横批,但是对联有。你个粗人,知道什么?”篱落井台大声反击道。   “中国文化源远流长,学问大着呢!我赞同井台君说法,这应该是一副对联。”一直没说话的春上幽树肯定说道。   “既然是这样,春部君,你去搞横批,不惜花大价钱,一定要得到!其他人好好休息,等横批搞到手了,咱们就带人去劫磐石琴。不!横批没到手也要去劫。我认为,只要东西到手,咱们可以慢慢研究。——这么神奇的东西和那个神奇的地方都应该属于我们岛国。”肥胖的况岛冒说完,满脸狞笑一拳砸在桌子上。     端木府。   大厅内,二少爷端木志龙安静的跪在那里。哥哥端木志腾在他身旁转来转去,阴沉着一张脸,那声音都是冷冷的:“二弟,二少爷,端木志龙,你、你怎么如此糊涂?那宝物的钥匙是咱们祖上流传下来的,咱们有权出售。明白不?”   “俺认为属于国家,不属于某个人。”端木志龙大声反驳道。   “糊涂!你个吃里扒外的混账东西!那明明是端木家的私有财产,几时变成了国家的?”端木老爷子啪的一拍桌子,气的青筋爆出,指着端木志龙破口大骂。   “既然是私有财产,您怎么还卖给别人?孩儿想,端木家的列祖列宗也不会同意您这么干的!”端木志龙倔强地说道。   “你?哎!端木家怎么出了你这么个死不开窍的榆木疙瘩?——对了,还有那个老三,都是让你拐带的,一样的倔强死不开窍!快说,老三去哪儿啦?是不是你把钥匙交给他了?”端木老爷子气愤地指着儿子的鼻子喝斥道。   端木志龙仍然是那三个字:“不知道。”   端木志腾几乎是哀求了:“二弟啊,你到是快说啊!晚了,可就出事啦!”   端木志龙紧紧咬住嘴唇,过了片刻说道:“三弟早就走了,你追不上了。”   “没事,我有千里神驹。你就告诉哥,他走的是哪条路线就成。”端木志腾满怀希望地看着弟弟的脸说道。   端木志龙摇摇头,忽然闭紧嘴巴不说话了。   你?端木志腾气结,他扬起手臂,眼睛瞪着二弟,片刻,重重叹了口气,手臂终究是没有落下去。他走到老爷子身边,低声问道:“爹,您看,怎么办才好?您也知道,二弟是个倔强的人,认定一个理,那是九头牛也拉不回来啊!岛国特使明天就来了,到时候,咱拿不出钥匙来,端木一家大小的性命可就要完了。”   唉!端木老爷子长叹一声:“该来的总是要来的。原本为父的意思是,想用这把钥匙,换取你们哥仨在岛国的居住权。不曾想,事与愿违,老二老三破坏了为父的计划,如今,一切的一切都将成为泡影。”   “爹,孩儿一直不明白,您为何让我们去岛国居住,而且还是呢?”端木志腾为父亲斟了一杯茶问道。   “那是因为为父不相信那个小皇帝,一个傀儡能坚持多久呢?况且,为父为官十几载也弄了国库不少银子,不去境外,如何能享受到荣华富贵?哎,早知今日何必当初,爹好悔呀!”端木老爷子满是沧桑的脸上现出一抹哀伤。   “爹,原来是这样啊!您别急,孩儿再好好问问二弟,一定把钥匙追回来。”端木志腾劝解道。   “不用了,放了志龙罢!——爹累了,志腾,扶爹进内室。””端木老爷子忽然间仿佛苍老了许多。     翌日清晨,端木一家人刚刚坐下吃饭,管家宫叔急匆匆地走了进来禀告:“老爷,大少爷,岛国特使到了!在院子里吵吵嚷嚷的请您们出去呢!”“来了,事情总要有个了断的,走,去见客!”老爷子说完站起身来。   院子里,梧桐树下,岛国特使傲慢地对端木老爷子说道:“端木老先生,我要的东西呢?”   端木老爷子淡淡地回答:“没有了!东西被人拿走了。”   “什么?拿走了?谁信呢!你自己家的东西怎么会被人拿走?分明是故意藏匿!”岛国特使咆哮道。   “随便你怎么说罢!”端木老爷子出奇的镇静,连他自己都很奇怪,怎么就没有怕的感觉呢!   “哼!自不量力!敬酒不吃吃罚酒!来人!”岛国特使一声令下,呼啦啦从大门外闯进来一大群人。   端木志腾轻蔑地笑着,一招手,房上即刻出现了许多弓箭手,再一招手,箭如飞蝗而至……   御史左卿然怀揣着圣旨,带领一彪人马在国道上飞驰,向着端木府奔来。   当他们赶到的时候,端木府与岛国特使的争斗刚刚结束。满院子停着横七竖八的尸体,士兵们在打扫清理。端木老爷子刚刚至后堂休息,忽听得下人禀报,说是御史左大人到了,于是,穿上官服,急急忙忙来迎接。   左卿然展开圣旨,高声念道:“奉天承运,皇帝诏曰:蓝水城守备端木辽原,贪污受贿触犯刑律,着,削去一切官职,即日押解京城!端木府财产一律充公!”左卿然宣读完圣旨,一挥手,早有军士上去拿锁链锁了端木父子三人。端木志腾意欲反抗,老爷子脸一沉:“事已至此,反抗又有何用?咱们是罪有应得啊!——唉!还是那句话,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灵璧城外,松林。  十几个人簇拥着一位白面书生模样的人急匆匆地走着,众人的神情皆是含着疲惫,但是,仍然一付如临大敌警惕的样子。一看,便知是训练有素的军人。   “贵儿,还有多久到灵璧城?”书生模样的人问道。   “回三少爷,大概十五里路程罢!”长着一副娃娃脸的贵儿回答。   “哦,那就快到了,应该是没有危险了吧?”三少爷不知是问贵儿还是问自己。   “三少爷,咱们一路疾行,累死了所有马匹,也折损了好些弟兄,究竟是为了什么?”贵儿挠挠头疑惑地问。   “恩!为了什么?咳,现在告诉你也无妨。——说来惭愧,我爹和大哥贪图富贵,出卖了灵璧磐石琴解咒的密语……”   “啊?那、三少爷您、您是怎么知道的?”没等三少爷说完,贵儿抢过话头问道。   “别打岔!听我把话说完。——事有凑巧,那日我二哥正与大哥的小女儿甜柔儿玩猫捉老鼠的游戏,隐藏在柜子里,恰好听到了爹和大哥的对话。于是,二哥便寻到我,简明扼要地交代了一些重要情况,又从军中挑选了二十五个身体强壮的士兵,一路跟随护卫着咱们悄悄地出发了。二哥呢,就留下来迷惑爹和大哥。——嗨,这些你应该知道一些啊,怎么了?贵儿,心不在焉的,你不会是吓傻了吧?或者是又赌输银子了吧?”白面书生三少爷点着贵儿的额头轻嗔道。   “嘿嘿……俺只是输了那么一点点。——不过这事呢,还真是有些害怕。”贵儿不好意思的干笑了几声。   “怕什么?是男人就要有担当!”三少爷的俊容现出几分豪气。   “那是那是,应该的。”贵儿一叠声的应道。   “哎呦。”贵儿不小心踩到一块石头,差一点闪了个跟头,禁不住叫喊了一声。   “贵儿,小心点!”三少爷手疾眼快一把扶住贵儿。  贵儿揉着自己的腰又说道:“三少爷,您看,马上就到灵璧城了,弟兄们也都挺累的,估计不会有什么危险了,咱们、咱们可否歇歇脚呢?”  三少爷想想也是这么个理,于是,点点头应道:“可以,大家停止前进,就地休息。”  休息的时候,贵儿将水袋递与三少爷问道:“少爷,咱们去灵璧到底干嘛?您还是没说啊。”  三少爷喝了一口水,敲了敲贵儿额头:“找城主蓝大人,把钥匙给他啊。笨!”   “不是有咒语就行吗?咋还用钥匙呢?”贵儿摸摸被敲疼的地方,仍然傻呵呵地问。   “说你笨,你还真笨!——哦,是了,你的确不知道,本少爷也是才知道不久。跟你们说,那咒语就是一副对联,钥匙就是……”三少爷的话还没说完,士兵内中一人接口说道:“应该是横批吧!”   咦?没想到二哥的军中还真是藏龙卧虎啊!三少爷回头望了望那个士兵问道:“你是哪个营的?叫什么名字?”   “回三少爷,他叫黄日新。是虎贲营的。”一个高个子替黄日新回答。   三少爷正欲说话,突然一声疾呼传进耳内:“三少爷,小心啊……那个黄日新是奸细。”   还没等三少爷反应过来,那个高个子与假黄日新双双露出真面目,赫然便是那乌拉春部和新买通的士兵头目高士奇。此时,他们各自举起弯刀围攻上来。贵儿急忙转身挡在三少爷面前,一柄弯刀自肩部到腹部狠狠地划过去,他痛呼一声软软地倒下去。   “贵儿,贵儿……”三少爷大吃一惊,抱着贵儿连声呼叫。   大家突遭此变故,并不惊慌,发一声呐喊冲了上来。乌拉春部阴阴一笑,啜唇一声唿哨,呼啦啦自树上跳落二十几个黑衣人来。啊!有埋伏!三少爷心中微微一凛,他放下贵儿渐渐发冷的身子,缓缓站起身来,噙着一抹轻蔑的笑容。他突然出手,一剑结果了一个黑衣人。与此同时,乌拉春部的弯刀也砍伤了他的左臂。   三少爷啊呀一声,后背又中了一刀。他踉跄几下才稳住身形。这时候,带来的人所剩无几,乌拉春部狞笑着和那些黑衣人慢慢地逼上来。 共 6132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哈尔滨好的治疗男科专科研究院
昆明的癫痫专科医院
治疗羊角疯哪里看的好
标签

上一页:月亮亲吻海洋

下一页:四季心记1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