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时尚

搏击东海显英雄本色

2018-12-03 16:43:48

搏击东海 显英雄本色

东海浩瀚博大,却也险象环生。东海海区,北有长江口、南有台湾海峡,是我国经济活动频繁的海域,也是我国海上安全事故频发的区域。

交通运输部东海救助局、上海打捞局、东海飞行队、东海第二飞行队4支专业救捞队伍驻守在此,十年搏击,在滚滚寒潮中、如飙风暴中,从空中、从海上、深潜入海数百米进行生命救助、财产救助、环境救助。在一个个生死瞬间,中国救捞英雄们用行动诠释着智勇和豪迈。

斗险:面对狂风巨浪,我们不去救谁去救?

海上救助,几乎每次都是乘风踏浪。

2006年,50年一遇的超强台风“桑美”来袭,中心风力达到17级,一万多吨的船都被卷到岸上。别人避风回港,东海救助局船长滕建新带领船员一路追着台风跑,只为时间救助难船,台风中心近时离船只有几海里。

2004年12月10日,24岁的邹程浩供职的散货船遇到大风浪,出舱一看,外面11级大风、浪高六七米,比他此前4年渔民生涯见的所有风浪都要大!直升机和东海“救131”船先后赶来施救,但由于风浪太大,邹程浩和几名船员还被困在后船夹板上。就在后甲板大角度倾斜、快速下沉的关头,“救131”船长滕建新快速倒行接近难船,邹程浩从10米高处跳下脱险。一回头,货船已经完全翘起,十多秒就沉没了。

邹程浩说:“我永远都忘不了是救捞人令我重生,也永远都忘不了那次没能逃生的船员。”2006年12月,邹程浩通过相关测试,正式成为东海救助局一名救生员。

2003年以来,东海救助局出动救助力量5164次,完成救助任务4046起,营救遇险人员13656名,救助遇险船舶467艘,获救财产价值高达384亿元。

求快:海上救助,“快”字当先!

4月21日,“劲旅8号”工程船在东海海域倾覆,东海救助飞行队救助直升机B―7346雷霆出击,6名船员在落水后不到20分钟即被救起,创下了我国救助飞行队快救助新纪录。

海上救助,“快”字当先!

2001年3月5日,中国救捞的新成员――东海救助飞行队在上海浦东新区宣告诞生。成立3年后,在长江口锚地成功救助希腊籍货船“米利特斯”轮上一名急病船员,开创了我国专业救助直升机海上救助的先例。

2004年8月,东海救助第二飞行队在福建省厦门成立。截至今年7月,东二飞共执行各类救助飞行224次,成功救助遇险人员145名,尤其是在台湾海峡的海上救助中发挥关键作用。

救助飞行队为“快”而生。8月2日,在上海高东海上救助机场,一条求助信息传来,信息核实与起飞准备同时进行,只为一旦信息核实,飞机能够快起飞。信息被证实有误,起飞指令取消,机务人员又把飞机推回来,重新入库进行待机检查。“这种情况经常发生。”机械师赵俊杰告诉。

克难:实现饱和潜水“零”的突破

救助惊险,打捞事业的发展也同样惊心动魄。

2006年12月30日,交通运输部上海打捞局潜水员金锋带着他的潜水小分队从潜水钟内跨出,一次连续作业近8个小时,潜入103.5米深海完成油管更换作业,实现了中国氦氧饱和潜水工程作业零的突破,一举开启了通向世界“潜水”的大门。

“这是一个壮举,他的成功属于我们所有的中国人。”上海打捞局原局长叶似虬说这话时,下颌有些微微颤动。

饱和潜水,突破传统空气潜水极限,令人在百米深水下的高压环境中,仍能够出舱作业。这不仅对社会打捞有巨大作用,还对深海海洋工程、国防有着重大意义。

从密闭容器潜到海底世界,在这个狭长隧道,每个人都接受了不同寻常的考验和洗礼。

次潜水,潜水员在10公斤的高压环境中就整整煎熬了106个小时。

在生活舱,平时潜水员无法出来,因为减压一次需要3天时间。实在是有特殊情况,也必须静静等到3天之后才能出舱,所以潜水员有着难以承受的苦闷,一种与世隔绝的感觉会一直伴随在每个人左右。在潜水舱内,生活方式严谨得近乎苛刻,不能有半点闪失。通常情况下,在一组潜水员下去干活时,另一组潜水员在生活舱内休息。但也不能睡得太熟,干活的潜水员要上来了,还必须帮他们打开生活舱的门。

“氦氧饱和潜水与宇航一样,其意义都在于拓展人类的生存空间。”上世纪80年代,我国一位着名潜水专家曾感言。这项技术也因此曾长期被少数西方发达国家“垄断”。

“氦氧饱和潜水技术,是中国打捞人攻坚克难、奋勇创新的典范。”上海打捞局局长沈灏脸上写满了自豪。

《 人民 》( 2013年08月30日 12 版)

移动洗车机
乳猪浓缩料
钢质防火门厂家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