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信息港

当前位置:

中情局特工在中国

2019/09/15 来源:广东信息港

导读

美利坚合众国中央情报局的特工杰克和汤姆,被派往中国执行任务。他俩将分别从不同的渠道进入中国。他们知道,像他们这样的由一些国家派往中国的特工,

美利坚合众国中央情报局的特工杰克和汤姆,被派往中国执行任务。他俩将分别从不同的渠道进入中国。他们知道,像他们这样的由一些国家派往中国的特工,每天都会有很多人在中国的口岸上进进出出。这两个人都是资历很深的特工,有着丰富的专业知识和工作经验,他们很愉快地接受了这次的任务,内心里都把它当做是一次轻松的旅游。
杰克和汤姆都是亚裔,上司派他们两个人来中国,就是看重了他们的东方人的面孔,而且,这两个人的面孔生得也很有特色,如果说没有特色可以算得上特色的话,就是说,他们的面孔生得再普通不过了,是那种叫人看了就会忘记的面孔,是在你看了他们一眼以后,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就再也很难辨认出来的那种面孔,这就是适合做特工的面孔。是啊,中情局在选拔人才方面,确实有它独到的地方。
杰克本来正在香港和新婚的妻子度蜜月,他的祖籍是在韩国,他的身上还混合有些许的李承晚的血液,与曾经显赫一时的家族沾亲带故,这是杰克经常引以为傲的事情。杰克经常在亚洲执行任务,台湾、香港是他经常停留的地方。他的新婚妻子叫金凤姬,是一个大美人,虽然专业的人士在她的面庞上仍然可以寻找出手术美容的痕迹,但是,杰克对她还是百看不厌的。这时有一封快件送交到了杰克所住的酒店,邮件里面是他所需要的证件和一张中国银行的银联卡,以及接头时的暗语。他的证件上的名字是朴有地。需要的东西都到手了,杰克准备在这一天的晚上,通过罗湖口岸进入到深圳。晚上吃饭的时候,杰克对新婚妻子千嘱咐万叮咛的,仿佛离开了自己的庇护,妻子的安全就会没有保障一样。可是,任务在身,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啊,干他们这一行的,走南闯北,与家人分离,那是常有的事。他的妻子金凤姬听了他的嘱咐只是淡淡地一笑。她站起来走到一边接了一个电话,然后安慰他说:
“亲爱的,我的宝贝,我也舍不得你离开我呀!不过,我还可以留你在我的身边多呆一天,罗湖口岸刚刚发生了火灾,你今夜走不成了。”
“火灾?你是怎么知道的?”杰克感到奇怪,他想,是不是妻子舍不得让自己离开,胡乱编了个如此荒唐的理由。杰克从来也不曾因为个人的事情而影响到执行任务。可是,金玉姬只是神秘地冲他笑一笑,让他只管听自己的,好好地再享受一个浪漫的夜晚。
杰克与妻子是在几年前就相识了,当时他们同在一个汉语培训班里接受培训,不过,他们在一起相处的时间却不是很多,这种婚姻往往需要进一步地沟通和磨合,可是,蜜月没度完就又得分离了,这却是一种无奈。杰克在香港的中国银行提取了五千元钱人民币,他发现卡内还留有四万五千元。他知道,如果经费不足的话,还会有人给他们提供。杰克恋恋不舍地离开了新婚的妻子,踏上了进入中国大陆的旅途。这一天,是公元二零一二年四月十七日的早上。他在进入罗湖口岸的时候,惊奇地发现这里还真的留有火灾过后的痕迹,原来在前一天的晚上,联检大楼西侧确实发生了火灾,可能是由于电路老化而引起的吧,他回忆起妻子告诉他罗湖口岸发生了火灾时的那娇美而神秘的一笑,他摇了摇头。
杰克只知道他的搭档叫汤姆,在某地汇合后,他要接受汤姆的领导,至于具体的任务是什么,目前可能也只有上司和汤姆知道了。

杰克为了弥补头一天耽搁的时间,他在第二天一早就赶到了罗湖口岸的联检大楼,那里在早上六点三十分就开始工作了。过关挺顺利的,他知道自己的证件是不会遇到什么问题的,有专业人员为他制作的东西是让人能够放心的。进入深圳以后,一座崭新的城市就出现在他的面前了。是啊,深圳与香港、台北等一些大城市比较起来,突出的是一个“新”字。这个过去的小渔村发展成为今天的现代化的大都市,仅仅用了三十年的时间,速度确实是非常惊人的。宽阔的马路上车水马龙,林荫路旁的行人熙来攘往,仿佛都很匆忙。对比起来,杰克倒是显得有点闲情逸致的样子,他不慌不忙地走着,有人告诉他,入境以后就会有关于下一步的指示。杰克已经找了一个旅店,他先把自己安顿好了,然后他才到街上走走,他想先到附近的小餐馆去用早茶,同时等待着有关下一步的指示。
街对过有一家餐馆的招牌映入了杰克的眼帘,他踏上了过街横道,这是一处没有红绿灯的斑马线,他知道,行人走在这样的路上,机动车辆是都会避让的。出外执行任务,保证自己的安全是位的,自己不安全了,怎么能很好地完成任务呢?可是,斑马线也不见得就那么安全,杰克进入过街横道将近四、五米远的地方,就有一辆摩托车风驰电掣地紧贴着他的身后驶过,职业的敏感使他想到要回头看一下,可是,还没等他的头回过来,他惊奇地发现,肩上的挎包被人用力一拽,就永远地离他而去了。等杰克弄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的时候,抢夺他挎包的人,骑着摩托车,在车后突突突地撒下一溜青烟,早就逃向远方了,杰克的心头也突突突地狂跳起来,这就是所谓的共鸣吧?
抢夺他挎包的是两个年轻人,他们共乘一辆摩托车,杰克看到坐在后面的那个人手里还拿着他的挎包,他刚追了几步就停下了,摩托车开得实在是太快了,即使是飞毛腿,也是无法追上的。杰克不是飞毛腿,他叫苦不迭。这时有一名路过的中年妇女看到了刚才的一幕,她说:
“你不能把包用单肩挎着,那不行,你用双肩包,或者像我这样把包斜挎着,这样就安全多了。”
“谢谢!”杰克在女士面前表现得彬彬有礼。
“损失大吗?你可以打110报警。”女士关心地说。
“我会的,谢谢!”杰克始终是彬彬有礼的样子。
好心的女士走了。杰克无奈地摇了摇头,他不想报警,他的旅行是不应该在警方的记录里留有任何的蛛丝马迹的,除非是在实在不得已的情况下。他知道,大陆的警方是很厉害的,而他们的原则是离警方越远越好。当然,在他的脑海里也曾经闪过这样一个念头:是不是警方已经了解了他的身份,故意化装成两个小混混,有目的地来抢夺他的挎包?如果是那样的话,问题就严重了。至于挎包里东西,是没有什么机密可言的,主要的是那本护照,那是缺少不得的。遗失的还有一套夹衣。中国的幅员太大了,南方虽然已经夏装在身了,北方却可能还是春寒料峭,早晚会是比较凉的。这次执行任务,杰克不知道具体的路线和终的目的地,他带那套夹衣是要做到有备无患。那套夹衣翻转起来非常方便,多次跟随他执行过任务,帮助他躲避过难关。如果穿着那套夹衣走进洗手间,过一分钟出来,上下衣就都会变成了不同的颜色,而且样式也会有些不同,跟踪的人,是很容易失去目标的。挎包里还有一顶帽子,扯去外罩,就又是一种颜色。哎,都丢了,都丢了。幸运的是,他的银联卡和一部分现金还留在身上。在坐到街对过那家餐馆里的时候,他还在思考着该如何向上司报告这次的事故。护照丢失了是需要补发的,不汇报显然是不行的。服务员过来问他需要什么的时候,他还愣在那里,一时回不过神来。哎,原来是把这次执行任务当成是一次轻松的旅游,没想到刚刚来到这里,就败在了两个小蟊贼的手下了,阴沟里翻船,真是奇耻大辱啊!

这时候汤姆正在南方的一个小镇等待着与杰克汇合。汤姆的任务是追踪一个目标,他需要有人协助。上面告诉他,有一份为机密的文件,可能落在了他追踪的那个目标的手中了,他们推测那个目标是想把那份文件,卖到毗邻这里的一个国家中去,并希望得到一个好价钱。阻止可能发生的交易,夺回那份文件,甚至从肉体上消灭那个目标,都属于汤姆他们所应该执行的任务。执行这样的任务,汤姆需要一个帮手,至少是一个。可是,汤姆得到信息,杰克需要晚两三天才能和他汇合。他揣摩不出杰克那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汤姆的原名叫吴德寿,这是一个让他引以为傲的姓氏,因为他的血管中混合有前总统吴庭艳的些许血液。他的父亲在越南统一前,就被招募到中情局的麾下,利用他的越南人的身份,为中情局收集情报,以对付当地的日益强大的游击队。越南统一以后,汤姆一家移居到了美国,他的父亲退休了,汤姆子承父业,而且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了。
汤姆追踪的目标,是一个大块头,曾经得到过跆拳道比赛的奖牌,显然那是一个不好对付的家伙。汤姆过去虽然学过几手泰拳,在一般的打斗中还可以派上用场,与业余人员较量也可能取得优势,不过,他从来也没有跟专业选手过招过。汤姆决定,就他一个人的时候,还是尽量不跟大块头正面接触为宜。他一米六五的身材,属于短小精悍的那种,他知道与那个大块头相比,在“质量”上他不占有优势。他本来想在完成任务以后,到河南见识一下少林拳法,他知道那是挺厉害的功夫。如果有缘能见到那些武僧,磕头拜师也可以,跟他们学得三拳两脚,将来肯定会有用得着的时候。当然,如果现在就熟谙少林拳法,那就不用担心大块头的跆拳道了。汤姆摇了摇头,不出声地笑了。
这一天中午,汤姆从酒店尾随着那个大块头到了一家医院。为了方便监视,汤姆和大块头住的是同一家酒店。这座酒店在当地也算是比较好的了。早上用餐的时候,他发现那个大块头食欲出奇得好,饭量出奇得大。汤姆估计大块头可能是胃肠出了问题,他自己也觉得肚子不太好受呢。按理说,这样的酒店在饮食方面是应该让人放心的,可是居然也出毛病了。汤姆跟踪大块头走到了医院的门口,他很想也跟到医院里面,看个究竟,可是又觉得与目标贴得太近了可能会被发现,这时大块头已经回头看了他两眼,他只好转身离开了。他估计大块头在半个小时之内是出不来的。他要到五十米开外的商店买一些日常用品。
汤姆采购以后往回走的时候,发现有十几个人围在路边,是一位老太太躺在那里,有人说应该打110,有人说应该打120,众口纷纭,莫衷一是。正在大家议论的时候,汤姆叫住了一辆出租车,让司机帮助他把老太太抬到车上,汤姆要把老太太送到大块头去的那家医院,他要就便观察一下那个大块头的具体情况。
医院的规模还算可以,一些检验的设备都很齐全。汤姆把老太太送到医院,把患者交到急诊室,就想离开,他要去看看大块头的就诊情况。一名护士叫他等一等,一会儿另一名护士过来,问:
“谁是患者家属?”
“患者是他送来的。”方才叫他等一等的那名护士指着汤姆说。
“你去交款吧。”后来的那名护士把手中的一张单据交给了汤姆。
汤姆没想到还有这个节目,他说:
“患者虽然是我送来的,可是,我并不是她的家属哇。”
“要勇于担当责任嘛,现在对患者正在进行抢救,这些手续是必须办的。你先垫上,以后你们两家再细算。”先前那名护士说。
汤姆只好到交款窗口去排队,在那里他为患者交了两千元的押金。汤姆没听到他身后那两名护士的对话。那名叫汤姆等一等的护士对另一名护士说:
“我看出他把患者送到这里就想溜,这样的肇事者我见得多了。”
“能把患者送来,说明良心还没有坏透。”另一名护士说。“他可能怕花钱。”
“怕也不行,该负的责任就得负!”先前那名护士说。
老太太很快就苏醒过来,她觉得好像有人碰了她一下,也许是她一迷糊自己碰到灯杆上了,反正以后的事儿她就什么都不知道了。她从衣袋里拿出手机,请护士帮她打一个电话。她的家离这里很近,没用多久,一群人就跑进了医院。打听病情,询问经过,然后就过来几个人把汤姆团团围住了。他们问汤姆怎么办,汤姆拿出了付款单据,说:
“押金钱我已经为你们垫付了,你们只要按照上面的数字把钱付给我就行了,至于送患者到这里的出租车的钱,就算了。”
“算了?”一个女人走到汤姆的面前,她身上散发着一种劣质香水的气味,刺激着汤姆的鼻粘膜。“你算了我们可不能算了!”
“这没有什么。”汤姆说,“我那么做……”
“这没什么?”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打断了汤姆,“你说得倒是轻巧,差点没出人命,还说没什么?”
“我想,我护送患者到医院还算及时。”汤姆说,“可是,你们说话的口气让我不能理解。”
“念你肇事后没有逃逸,我们也不难为你。”那个身上散发着劣质香水气味的女人凑了过来,“我母亲还需要住院观察,你那两千元钱根本不够,你再留下两万元钱,无论再有什么事儿,我们都不找你了。”看来,老太太的病情并不严重,他们有人可能已经从医生那里摸了底了。
“这就不对了,我怎么成了肇事者了?”汤姆说,“我是看到有很多人围在那里,中间有一位老人家躺倒在地上,围着她的那些人只发议论,而不采取行动。我想,病情可能耽搁不得,我就打了出租车把老人家送到了医院。当时就是这么个情况。”
“你倒是挺会编故事啊!”那个男的说,“我问你,既然当时那么多人围在那里,那为什么别人不送医院,单单你那么好心,你以为你是雷锋啊!”

共 29258 字 7 页 ... 转到页 【编者按】一篇非常有看点的小说。用美国中情局特务这一特殊身份,串联起中华大地上近年来不断发生的负面事件。抢包、讹诈、井盖、医托、假和尚、强拆、城管、偷盗、高空抛物等等,有机地集结在一处,形成一股跌宕起伏不止的激流,激荡着读者的心。两个老牌特务,受过专业的训练,有着丰富的特工经验,在面对具有中国国情特色的突发事件时,还是表现得笨手笨脚,处处受制。文章诙谐幽默,衔接流畅,段落清晰,人物形象鲜明立体真实。以特务超出常人许多的应对能力,都无法宽裕自如地处理这些暴恶事件,何况那些老实巴交,怕惹是生非的小百姓呢。作者立意新奇,是现实生活的真实反映。没有褒贬,而其义自明,同时也激起了读者对于国家的忧患之心。文如行云流水,毫无阻塞之感,段落之间串联转圜自然,可见写作手法的老道沉稳。推荐共赏!【编辑:紫玉清凉】【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14102905】
1 楼 文友: 2014-10-28 20:15:27 文章对于当今一些弊端做出了深刻地描摹。对信任危机,强拆风波,城管事件,治安环境,等等人性以及社会大层面的东西都有触及,宛若一部精彩迭出的滑稽影片,却屡屡有着触动人心的看点潜伏。欣赏!问候作者!
2 楼 文友: 2014-10-29 07:26:5 精彩佳作,文章开阔视野,了解社会,发展思维,作者构思的能力和语言表达能力,用语言来理解艺术风格或效果。文章是语言 艺术。期待更多佳作呈现,遥祝快乐
 楼 文友: 2014-10-29 22:57:47 风格很好,学习学习。小孩脾虚如何调理
孩子咽喉肿痛
宝宝消化不良吃什么好
脑血栓半身不遂怎么治疗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