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体育

三亚一采石场违规生产两年多没环评却一路绿

2018-11-30 19:36:26

三亚一采石场违规生产两年多:没环评却一路绿灯

没有环评却一路绿灯三亚一采石场违规生产两年多

3个人的环保局治不了采石场排污

以生态立省的海南省日前再曝环境污染事件。中国青年报3月21日3版《海南陵水:无助的果农期盼“有牙齿”的环保局》一文曾报道芒果农深受污染之害,日前,三亚市的居民反映了更为严重的环保问题:当地新成立的区环保局仅有3人,且无执法证,对附近的采石场粉尘、噪音等污染,除了开出一纸整改通知书,只能眼睁睁看着其排污。

三亚市以环境优美的热带滨海风情闻名国内外,崖州区是其去年撤镇设区后新成立的4个区之一。距离崖州区政府所在地仅3公里左右的地方,有一家名为海南南宝石矿产开采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南宝石采石场”)的露天采石场,该采石场在没有取得环评手续的情况下违规生产了两年多。

因为没有严格的防护措施,采石场产生的大量粉尘给周边居民、种植户造成了巨大影响。还有两处南繁育种基地,近处距离采石场不足300米。对于采石场造成的粉尘污染,不仅种植户怨声载道,两家南繁基地的负责人也认为,采石场应尽快停产。

无环评手续生产两年多

日前在“南宝石采石场”看到,山坡及山脚下,挖掘机、粉碎机等各种大型机械在隆隆声中作业,大半个山头已经被挖空,山体裸露。采石场分为采石区和加工区。采石区内几辆大型机械不停运作,将山上的石块凿下,装入运输车,然后运至加工区;加工好后,再由另一批车辆将石块运至一边等待运走。众多大型运输车辆来回奔忙,空中满是扬起的粉尘。

在加工区,大块的石头在大型粉碎机中进行粉碎,粉碎的石子堆成了几层楼高的巨大石堆。这里的大型机械大都没有安装防尘设施,整个作业场地尘土飞扬。在风力作用下,浓浓的粉尘在空中弥漫飘散,散落在周边的树林、果园里。

“南宝石采石场”一位姓范的负责人在接受采访时,对该采石场粉尘污染一事并不避讳。他告诉,他们是通过挂牌出让的方式取得这里的采矿权,从2012年开始生产,石料主要供应一些重点基础设施工程。对粉尘污染的事情,他们与周边种植户、村民基本上达成了协议,对种植户进行了一定金额的补偿。“大多数种植户是同意的,但他们(指芒果种植户陈先生等)不同意。”

范先生坦承,该采石场除了未获得环评手续外,其他《采矿许可证》、《安全生产许可证》等证照均具备,“我们已经委托第三方机构做了(环评),正在积极向有关部门申请。”

对于粉尘污染问题,范先生表示他们已经采取了一些措施,比如在作业时进行洒水,范先生认为他们是按照正常的环保标准生产作业。

按照法律规定,采石场应在取得环评手续后才能开工,为什么“南宝石采石场”在没有取得环评手续的情况下就已经生产了两年多?范先生没有正面回答这一问题,只是表示三亚很多采石场“都是这样做的”。

多次反映污染问题没有结果

今年52岁的老肖是一名来自福建的芒果种植户,几年前来到原崖城镇大出水村一山脚下,承包了100多亩芒果地。

“我这个芒果园往年要采摘60万斤芒果,按正常每斤5元左右的市场价格,一年能收入200万~300万元。但今年只卖了10来万斤芒果,照这样计算,连本都捞不回来。”老肖告诉,由于芒果园附近就是采石场,粉尘污染十分严重,整个芒果树上落上了厚厚的一层粉尘,导致“植物失去光合作用,不仅挂果率低,而且果实长不大。”

“这些芒果谁都不愿意收,只好烂在地里了。”看着脚边那堆已经开始腐烂的芒果,老肖欲哭无泪,“我每年光种植成本就要花去70多万元,今年看这样子是血本无归了。”

另一名芒果种植户老陈和老肖是老乡,他的芒果园紧挨着“南宝石采石场”。和老肖相比,他的情况更惨。

2010年,老陈花了300多万元在崖城镇南山村大出水小组承包了200多亩芒果地,在苦心经营两年后终于初见效益,但自从2012年“南宝石采石场”开始生产后,他的苦日子就开始了。

老陈说,由于果园遭受严重粉尘污染,导致芒果大减产,果实品质较差,影响销售,每年直接亏损50多万元。更让他气愤的是,不仅芒果园遭到了严重的粉尘污染,工人安全也受到威胁。采石场工作人员在芒果园上面放炮炸石头,飞溅的大小石块不仅砸坏了芒果树,而且几吨甚至几十吨的石头从山坡上滚落,直接影响到芒果园工人的安全。他们为此多次和采石场交涉,却始终没有得到满意答复。

据老陈说,就采石场的污染问题,当地村民也多次向政府部门反映,但一直没有结果。

采石场周边的两家“南繁基地”负责人也表示,他们也不同程度地受到采石场粉尘、噪音的污染。

“影响肯定是有的。”在与“南宝石采石场”一墙之隔的山东秋田种业南繁基地,见到了正在晾晒、分装玉米种子的育种专家吴先生和高先生。他们表示,粉尘对作物的生长肯定有影响,但因为没有具体进行监测和对比,所以目前还没有相关的数据。他们坦言,因为风向的原因,采石场所产生的粉尘对他们基地的影响并不算太大,影响主要体现在噪声方面:“没日没夜的轰鸣,搞得人耳朵受不了。”

在另外一家南繁基地从事玉米育种的高先生在接受采访时,随手在楼梯扶手上抹了一把,然后给看他满是粉尘的手掌:“就算你擦了也没有用,第二天又落满了。工人到地里干活都必须要戴口罩,不然都不敢去。”高先生还说,原来在采石场周边还有一些蔬菜种植户,因为受采石场污染的影响越来越大,他们多次和采石场交涉,并到当地政府部门反映,好像采石场进行了补偿,“事儿就过去了”,后来也没人再在这里种菜了。还有一些芒果树受影响也死了,“种不成了”。

高先生告诉,粉尘对耐旱作物影响不大,但对芒果等果树和蔬菜的影响比较大,因为它们的叶片比较小,对光合作用的依赖比较大。“好在我们的玉米育种都是套袋培育,不然影响也很大。”

“我们不是想要采石场赔偿多少钱,赔那点钱也没什么意义,我们就是想让他们停掉。”高先生说,他们的南繁基地在这里租用的土地期限是30年,准备长期育种,无论是从育种作物的影响还是从育种人员的身体影响来说,他们都希望采石场能够停产。

要求整改却无任何处罚措施

拨打三亚市12369环保核实相关情况,三亚市环保部门工作人员称,他们已经多次接到当地村民的投诉,但按照规定,对其进行查处是属地管理,即由崖州区环保局进行执法。

崖州区环保局局长解忠敬告诉中国青年报,因为被种植户及周边居民屡屡投诉,该局在进行调查后于今年2月12日向“南宝石采石场”下达了《责令整改通知书》崖环保字【】号,要求整改的主要原因是该采石场在未采取充分措施的情况下,产生扬尘污染,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大气污染防治法》的相关规定,要求其改正上述环境违法行为。

但注意到,这份责令整改通知书并未给出整改的期限,也没有任何处罚措施。

解忠敬表示,按照正常的情况,企业应该先通过环评,然后才能获得其他手续进行开采作业,但该采石场确实没有获得相关环评审批手续就开始生产。

对于如何查处的问题,解忠敬显得很尴尬,他说,崖州区环保局是新成立的部门,算上他自己,整个区环保局也就3名工作人员,且无一人有执法证。

解忠敬说,因为还没有发执法证,他们也就没有执法权,前去执法身份很尴尬。只能把这一问题汇报给上级部门,由上级部门来处理。本报任明超

原标题:三亚一采石场违规生产两年多:没环评却一路绿灯

稿源:中新

作者:

开锁培训学校
电动球阀
外贸付费推广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