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信息港

当前位置:

星火五一命硬的阿旺嫂传奇小说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来源:广东信息港

导读

阿旺嫂本名叫田巧莲,阿旺已是她第三个丈夫。前俩位一个因收竹放排,穿箭青竹顺山而下,躲闪不急穿心而亡;另一位出海打魚遭遇风浪,不幸而遇难。二者

阿旺嫂本名叫田巧莲,阿旺已是她第三个丈夫。前俩位一个因收竹放排,穿箭青竹顺山而下,躲闪不急穿心而亡;另一位出海打魚遭遇风浪,不幸而遇难。二者事故不出四、五年光景。等跟阿旺相识竟遭到诸多闲言碎语。  “这婆娘属虎,命硬着呢。”  “可不,要不克死俩房丈夫?”  阿旺的父毌扬言:“阿旺让妖孽索了魂魄,不听老子警告,家里没后生的位置咯!”  阿旺排除一切干扰,独自搭一处棚,和美丽的巧莲过起日子。  夫妻二人约定,先苦熬三年,等有了过日子本钱再要宝宝。巧莲说:“阿旺,你不怕俺命硬吗?”阿旺答:“听他们鬼磨牙,再说我叫阿旺,你命硬,我命旺,合到一起就是又硬又旺的一对儿,有何灾难也能度过去地!  巧莲幸福依偎在阿旺的宽阔臂膀间,她那娇小的身驱仿佛产生一股力量,她一定要和阿旺把日子过的红红火火,给那些睁眼说胡话的人瞧瞧,这世间是人主宰命还是命主宰人?  于是夫妻二人又没白没黑地想着法过好日子。  俗话说“靠山吃山靠海吃海”,眼见着别人有个柴机船能进得更深的漁场捕捞,每回都是仓满船丰而归。如今大酒店都抢着來漁尾村收购各色新鲜魚。镇里速冻大冷库更是张着大口如一条巨鲸,不分品种,有多少吞进多少,然后又被北方的客户的冷藏车一车车运走。巧莲和阿旺为自己还依然划着个小舢板船穿梭于近海,被人家不知捞过多少次的海域捕捞倍感落伍。正直壮年的夫妻二人原计划有了钱先造屋,现在看必须改变计划,一定要买条柴机船,哪怕是一条二十四马力的小船。  为了能买上这样一条小柴机船,夫妻二人起早贪黑捕捞着,并到了节衣缩食的程度,到这年春天,终于梦想成真,一条暂新的柴机船已操控在阿旺与巧莲夫妇手中,并捕获一仓仓喜悦!  这天阿旺和巧莲望着碧空如洗的天际,风平浪静的大海,计划进入深海魚场作业。吃罢早饭后,阿旺驾着柴机小船,和别人一样一推油门,“嘟嘟嘟——”小船欢唱着向深海驶去。  离开漁尾村三十多里后,巧莲发现海水不断翻起浪花并拌随魚儿窜出水面的景象。阿旺停了船,随便撒下一网就兜上百十多斤的鲜魚。  阿旺说:“今儿要收满船仓了,瞧这魚群象着了魔似地窜跳?”  巧莲好象又发现了什么?惊恐的用手往西北一指:“阿旺,你看那团乌云多快!”  阿旺听巧莲一喊,停下正要撒向海里的网,转身顺着巧莲手指的方向一望,“不好,恐要变天!”  说话间一股強劲的西北风掠过小船,瞬间平静的海面掀起一层波浪,风浪已将小船摇摆的东倒西歪。阿望时间奔过去发动机器,就在阿旺右臂一猛劲揺起柴机大飞轮后,机器刚“嘟嘟嘟”响起,一个大浪扑向船尾,嘟嘟声立刻湮灭的无声无息,尽管阿旺几次重复发动机器,还是以失败告终。  这时的天空已被那团迅速扩散的乌云笼罩多半个天幕。巧莲准备好十米缆绳,和阿旺一起奋力将船锚抛进翻腾的大海之中。平时在近海捕捞十米缆绳够用,可现在是在深海区,十米刚够一半的水深。夫妻二人一看小船仍然随风浪向深海区飘去,因为缆绳短,锚根本就没勾住海底泥土层。夫妻二人又发疯般将锚绳起出,将三股油丝绳破开拼接后再次抛入海中。这回可能凑效了,小船仿佛被一根救命的稻草拉住,只是这脆弱的单股油丝绳无法抗拒风浪的巨大推力,一个大浪袭來,油丝绳“嘣”的一声响,小船如断了线的风筝顺风浪飘进无边的大海之中。  风浪肆虐着,阿旺与巧莲的小船如一片落叶在大海中随波逐流。经验丰富的阿旺始终稳住舵,让船体顺风顺水而飘游。小船随着大浪一会冲上浪尖,一会又沉入谷底。阿旺心想,只要船身顺风顺浪,船就不会被风浪掀翻。巧莲并沒被这突降灾难吓晕,她将拴船用的那根棕绳一头牢牢捆在阿旺的腰间,中间又将自己腰间捆住,另一头系在船头铁环上,以防万一谁被掀入海中而有施救的牵拽。由于夫妻二人所採取的正确得当的处置办法,他们总算躲过一场劫难而辛存下來。  乌云散去,蓝天又露出阳光明媚的灿烂笑脸,海面又呈现出风平浪静的姿容。  阿旺与巧莲劫难余生后,也坐下來喘口气。阿旺环顾四周,只见海天一色,只有西斜的阳光可以参照出东西南北的方位。漁尾村肯定是在西北方向,但不知小船随风浪飘出多远?  阿旺气喘匀后,脸色从惨白变为绯红,他爬起后时间去查看那台二十四马力的柴油机。对阿旺來说,目前所掌握的技能还只停留在如何将这台“铁牛”发动着、加油减油、离合、增减档位上。面对被海浪冲了无数回海澡的“哑巴”物,阿旺只能返返复复重复单调的揺臂发动动作,脸色从绯红演变成惨白,精疲力竭的一屁股坐在船板上。  巧莲将船内的积水一桶桶掏净,也累的上气不接下气扔下水桶,也一屁股坐在阿旺身旁,望着西阳西下的无边无际的大海,心情沉重的说:“阿旺,起不了车,我们也不能等死呵?”阿旺心里明白,目前他们所处的环境状态是何等险恶?船上倒是备有一副双桨,这双桨平时在岸边划动矫正船位还可以,现在用它驱动一艘虽不算大,但毕竞是条机动船,并且航程在未知遥远的情况下,不敢想象,面对他们将是一场何等惨烈的拚杀?阿旺看了一眼身旁的巧莲那一脸绝望,说:“船上有副桨,划也要划回漁尾村去!”  于是阿旺桨按好后,奋力摇起双桨向西北方向划去……  天色暗了下來。极度疲劳与饥饿正向阿旺和巧莲袭來,他们只能坐下来喘口气。小船上只有一塑料桶可供饮用的淡水和那些腥味实足的生海魚,其它食物一点也没有。阿旺与巧莲喝了几口水后,只好硬着头皮吃起腥海魚來。平时就嫌腥气的阿旺,強忍着吃下几口后,不觉嗓眼发痒,胃中翻江倒海,将那刚刚呑进肚里的半条魚肉一股恼喷了出來,落了个空腔恶心一把鼻涕泪,长拖拖躺在那如死人一般。  巧莲倒还好些,勉強吃下半条生魚,被阿旺的一番折腾呕吐影响后,再也吃不下去,只好给阿旺抚摸那空空的肚子。夜晚降临,夫妻二人也只好躺下休息……  这已是阿旺和巧莲在茫茫大海中划着双桨驱动小船航行了第五个昼夜。当下的阿旺由于难以进食生魚,勉強吞下一条半条生魚后就再也咽不下,只靠几口淡水维持每日付出强体力中的脆弱的生命,他的生存能力已到极限,他死人一般躺在船板上,喊他,骂他,甚至打他都无任何回应,只有那深陷眼窝中的一双大眼还能活动一下,表明他还活着。  看到这一切,疲惫不堪的巧莲忍不住热泪盈眶,她心中想着一个更可怕的念头——“难道老天真就让我巧莲生來命硬?死神真就这么无情夺走阿旺的性命不成?不行,只要我有口气,一定要保住阿旺的性命!”于是她大口大口呑咽着腥臭的海魚,她已觉不出任何味道,合着泪水咽下去……  西阳斜射到碧海这一叶小舟时,巧莲再也揺不动那沉重的双桨,筋疲力尽地瘫坐在阿旺的身旁,那双望穿秋水的秀目中,仿佛很远很远的海天汇集中间出现淡淡的云影?巧莲心一惊!难道又要起风浪了?她用手揉了揉眼睛定神再仔细一望,“不对呀,那云朵怎么和漁尾村一个模样呢?”巧莲又艰难的站起再一次辨认西北那团云朵,“这哪是什么云朵,这分明就是漁尾村后山的景象啊!”“阿旺——阿旺,漁尾村,我看到咱们漁尾村了!”巧莲声嘶力竭地大喊大叫着,可声音是沙哑孱弱地,无论她怎样叫喊,阿旺都是面无表情地一动不动,只有那双大眼间或一轮,证明他还活着。  巧莲重新操起双奖,回身不知哪來一股劲头。她麻木了,仿佛双臂及两条腿不是长在自已身上,但心里求生的信念更加強烈起來——“阿旺不能死,阿旺要坚持……”  掌灯时候,阿旺老父亲听到门外石阶下不时发出拍击的声音。老汉拎着手电推门往石阶下一照,台阶下一个卧着的人影,近前一看,不觉失声叫道:“巧莲!我的儿呀,你们还活着?”  巧莲只是张了张僵硬的嘴巴,用手指了指石阶下的船,便昏了过去……  阿旺和巧莲被急救车送到县医院经过抢救恢复,很快出院回到渔尾村。漁尾村再沒一人说巧莲是克丈夫的掃扫星,见面叫阿旺嫂。  阿旺父毌亲自将阿旺和巧莲接回家住。  县妇联为了表彰巧莲这种頑強与死神抗争的精神,在全县招开表彰大会,并颁发奖状及一万元奖金。  那块鎏金的奖状就掛在堂屋中间醒目的位置上。 共 3126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前列腺钙化的日常护理方式
黑龙江治疗男科哪家医院好
云南治疗癫痫好的研究院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