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教育

男子受伤需摘除右眼眼球求医无望后捐出角膜

2018-11-30 20:13:01

男子受伤需摘除右眼眼球 求医无望后捐出角膜

41岁的耿斌做了一个重大决定:捐献眼角膜。因为这个决定,他成为我省例活体捐献角膜的人。

今天上午8点,耿斌将会被推进手术室,随后,他被取出的右眼角膜将会被火速送到郑州市第二人民医院内,移植到一个患者眼中。

爱是奉献

意外

受到碰撞,他的眼球“碎”了

41岁的耿斌是合富辉煌河南公司事业部总经理。

1月11日下午近6点,在南阳出差的他,与一家公司谈完合作。当时天色渐暗,再加上对所处环境不熟悉,耿斌走路时,一不小心撞到楼外的空调外机上。

“当时就觉得右眼刺痛,然后再也睁不开了。”捂着血淋淋的右眼,在同事的帮助下,耿斌被送到当地一家医院内。

匆匆检查后,医生告诉他,情况很不好,估计需要摘除眼球,建议他赶快转往大医院。

1月12日一大早,耿斌入住到郑大一附院。“医生看完后,说眼球碎了,恢复视力的可能性极小。”耿斌说,当时医生给出两种方案:是摘除眼球;第二是做保眼球手术,但是只是保外观,不能恢复视力。

耿斌选择了保眼球。随后医生为他做了缝补手术,“上眼皮缝了7针,眼球缝了22毫米,而眼球的直径才23毫米”。说这些时,耿斌伸出手指头比画着。

求医

北上北京,未能找到复明希望

突然“失去”一只眼睛,耿斌不能接受,也不甘心。

1月22日,耿斌踏上北上求医路,“去北京同仁医院找了一个专家”。

看完耿斌的眼睛后,这位专家摇了摇头:“没有太大治疗意义,恢复视力是不可能的。”

带着失望的心情,耿斌回家过了一个春节。

2月6日,耿斌赶到郑大一附院复诊,当时值班的专家看了看耿斌的右眼,同样给出了两种选择:,将右眼中的玻璃体切除,打硅油,做保眼球手术,但不能恢复视力;第二,摘眼球。

这次,耿斌沉思了。

义举

捐献角膜,帮助他人重见光明

从医生那里了解到他的右眼角膜还完整时,耿斌决定:摘眼球,捐献角膜。“如果我的器官还能让别人获得光明,那为何不捐了呢?”

随后,耿斌便开始做母亲和爱人的工作。

一切很顺利。

因为不太清楚捐赠的程序,耿斌便委托他的同事胡女士帮忙。

2月15日,胡女士将这一消息首先发到了她的圈里:“我的同事不幸因事故要摘除一只眼球,但是专家鉴定角膜可用,现在在朋友圈里发布下,寻找急需角膜的病人。”

随后,这一消息不仅在圈里传开,也同时迅速传到了微博上。当天下午,大河报官方微博也在时间发布了此消息。

“自己受伤,还能捐献眼角膜,这需要很大勇气。”对于耿先生的这个决定,不少读者伸出了大拇指。

意义

他成我省活体捐献角膜者

1月15日下午,郑州市第二人民医院眼科主治医师杨潇远看到消息后,赶到郑大一附院,并带去了捐献协议书。

“以前也有人签捐献协议,但都是在离世后进行捐献,而像他这样,进行活体捐献的,目前还没有。”杨潇远说,捐献者必须是生前自愿或身后家属同意,以尊重自愿为原则。对于活体捐献角膜,我国也有一定限制,在已失明、萎缩,可能导致交感性眼炎,进而威胁健康的视功能等情况下方能捐献,而正常眼、受伤严重但通过治疗可以恢复视力等情况,则不在眼角膜捐献之列。

“在这些条件的限制下,符合条件的活体捐献者就比较少,而为数不多的符合条件的患者,又不一定愿意捐,这就是活体捐献稀少的原因。”杨潇远说。

爱将传续

因子自豪

74岁老母亲表示离世后捐献角膜

2月15日下午4时,在郑大一附院1号楼眼科病房内,当见到耿斌时,他正在椅子上和亲朋聊天。

清瘦面孔、中等身材,戴着一副黑框眼镜。从外表看,耿斌显得比较斯文。一提起捐赠角膜的事,他连连摆手,“没啥,没啥,反正是要摘眼球的,角膜能让其他人重见光明,当然要做了”。

采访中,耿斌一直在强调自己的这个举动很平常,能受到这么多友的肯定和称赞,自己很感动。

事实上,在同事胡女士眼中,耿斌的这个举动也在她的意料之中,“他很会为下属着想,也很热衷公益活动,做这个决定不稀奇”。

对于儿子的决定,74岁的介玉芳也很自豪,“当时儿子跟我一说,我就立马给他回短信,支持他这个决定。”

随后,在对角膜捐献知识有了一定了解后,她对儿子说,等她离世,也要捐献角膜。

昨天下午,了解到,今天上午8时,耿斌将进行手术,随后,他捐献出的角膜将会被迅速送到郑州市第二人民医院内,移植到一个女患者眼内。

为表感恩

受捐者丈夫愿离世后捐出角膜

这位女患者便是52岁的王女士。

2月15日晚上,当杨潇远告诉她,有一个患者要为她捐赠角膜时,她一下子激动得不知怎么说话了。

“一夜没睡。”昨天,在中,王女士的爱人王先生反复嘱托,一定要代他向耿先生表达谢意。

王女士来自驻马店汝南东官庄镇,今年1月12日,王女士的右眼突然出现红肿,睁不开眼睛,去镇上一家小诊所拿了药后,并无明显好转,于是,便赶到了郑州市第二人民医院。

在市二院内,医生告诉她,她患的是:真菌性角膜溃疡,情况比较严重,只能等待角膜捐献。

这一等就是一个多月。

“快绝望时,耿先生送来了光明。”王先生说,受耿先生感召,他决定也要签署角膜捐献协议,“希望将来我也能给别人带来光明。”

爱有遗憾

缺口巨大,不少眼病患者仍在等待角膜移植

事实上,在我省,能像王女士一样幸运的人却是极少数。

河南省眼库工作人员杜晓峰说,正常的眼角膜像水晶一样透明清澈,它相当于人眼结构中一个透明的窗口,虽只有半毫米厚,但功能强大,能将光线聚焦到视膜上。当角膜由于各种原因变得混浊影响视力时,可通过角膜移植的方式,更换一个清晰的角膜,以重新恢复视力。

在我国,角膜病是主要的致盲眼病之一。数据表明:“角膜盲人”占全部盲人总数的1/4,而复明的手段就是角膜移植手术。

“每个月在我们这登记等待移植的病人有600人左右,而真正能进行移植的只有20多人。”杜晓峰说,由于眼角膜的捐献者太少,绝大多数失明者目前只能在黑暗中苦苦地等待。

这一情况在郑州市二院一样不容乐观。“每年等待移植的有100多个病人,能实现移植手术的约有50人。”杨潇远说。

相关链接

捐献角膜三个解疑不可不知

对捐献者也有要求

年龄5岁至60岁为好,可放宽至70岁。如用作医学科研则不受年龄和疾病的限制。角膜捐献者由医院及法医确定去世后,由家属在2小时内通知眼库工作人员。眼库工作人员到现场完成角膜捐献者的遗愿。

符合条件的活体捐献者需在已失明等,可能导致交感性眼炎,进而威胁健康的视功能等情况下方能捐献。

捐献如何填志愿书

应由志愿者征得家属同意后,到当地红十字会或者河南省眼库或郑州市眼库,填写“角膜捐献志愿书”,如果志愿者不能亲自填写,也可请亲属代填写。

受助者需另外付钱

捐献角膜、器官或其他组织不会花费捐献者家属一分钱。捐献者家属也不会得到任何报酬——在世界各国、买卖人类角膜、器官或其他人体组织都是非法的。大河报 李晓敏 平伟

更多精彩:

爱心捐赠 活动,前日,他们在津汇广场举办义卖时

反腐力度加大 1月CPI或继续放缓

本赛季,拜仁丢球总数不多,联赛15轮只丢7球

标签:

水陆挖掘机出租
渠道闸门
压滤机滤布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